充满干劲的肉文爬墙运动员

《HOW TO TRAIN YOUR KING》亚瑟/比尔 NC17

HOW TO TRAIN YOUR KING

国王的自我修养

亚瑟/比尔 互攻无差

亚瑟有个幸福的童年(很可能过于幸福了)

所有历史相关我都是胡诌的,欢迎指正!

*

亚瑟和比尔,待在这间老旧但还算坚固的小木屋里,简易的壁炉里燃着一团火,空气里是来自外头树林里,黑夜和冷风的气味。是腐败的叶子和潮湿的土壤的酸味,还有屋里干燥温暖的,因为过久无人居住而散发着淡淡霉味和灰尘味道,让亚瑟的鼻子有点痒痒的。

比尔看他一眼,起身去篝火旁边拨弄了一下,把最后的一点柴火添了进去,火焰舔着树枝,发出燃烧的噼啪声。

“我们该睡了,”比尔说,“趁着火还没熄。”

亚瑟点点头,他朝比尔拉开了被他们当做被子的毛皮斗篷,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比尔。

比尔把双臂在胸前交叉,“你先睡,”他说,“我看着火。”

亚瑟没说什么,但依然坚持着动作,撑开斗篷看着比尔。他的蓝眼睛张得大大的,里面有跳动的火焰造成的一明一暗的斑点,他的金色头发也和毛皮斗篷一样泛着一层光泽。

他们僵持了一会儿,然后比尔叹了口气。他走过去,把自己塞进了亚瑟的斗篷里,来自另一个人的体温迅速包裹了他。

“现在,”比尔说,语气半是哄骗半是妥协,“睡吧,亚瑟。”

亚瑟动了一下,把手臂枕在脑袋下面,笑眯眯地看着他,“晚安,比尔。”亚瑟说。

*

亚瑟是个不太称职的王储,而威廉爵士是他的箭术老师。亚瑟热爱每个月和比尔一起到林子去的狩猎练习。他骑着马一头扎进林子深处,直到他觉得够远了,回头看不见城堡高塔的尖顶,他才会轻轻拉一拉缰绳,放慢脚步。

这是他的小伎俩,如果他们在天黑之前赶不回去的话,就只能住在林子里。比尔有一座小木屋,就紧挨着林子里的那条溪流,亚瑟比喜欢自己卧室的被褥更爱那座小木屋里的干稻草和隐隐的潮湿霉味。

他还只有17岁,他随他母亲的闪亮金发和玻璃似的蓝眼睛还和他7岁时一样,所以他的玩乐基本上都能得到宽容和谅解。他还对自己的未来一无所知,他将会成为英格兰的国王,而亚瑟认为这和抓一只兔子一样顺其自然,易如反掌。

他常常和威廉爵士一起消磨时光,或是他更乐意称呼的——比尔。他同比尔一起猎鹿,有时追捕棕熊,又或者是去伦底纽姆的街头巷尾找些无伤大雅的乐子。和比尔一起总是有乐子可找。

比尔知道伦底纽姆的所有事情,认识伦底纽姆的所有人,亚瑟很早就知道这一点。所以比尔才能带着他毫无阻碍地在漆黑地深夜穿过那些街道和小巷,像穿过自家的走廊,才能在最热闹的时候随便走进哪家酒馆,总能找到一张专留给他的空桌,才能同时既跟骑着高头大马的巡逻兵长官又和贩卖草药的老巫师打招呼。有时候,亚瑟心想,即使他哪一天当上了国王,统治了英格兰,但伦底纽姆依旧是比尔的,他漫步其中像走在他的后花园。

比尔经营着三四间酒馆,两间妓院,一家小赌场,他并不靠这些产业过活,他只是借此了解伦底纽姆最细微的动向,所有消息在到达皇宫之前首先会经过比尔的耳朵,他是最细致的情报专家,伪装者,他还有出色的潜行和刺杀技巧,这来自于他被箭术磨炼的好视力,一双很稳的手和无穷无尽的耐心。

乌瑟因此把亚瑟打发给比尔,“跟着威廉爵士,”他威严又不够有趣的父亲说,“好好学习他教给你的东西。”亚瑟倒是没什么异议,他一周要上那么多令人头大的剑术,历史,甚至礼仪课,当他终于有机会能跟着比尔的时候,他只希望时间能过得再慢一点。


以下防删走外链http://weibo.com/2052648050/F5uK9tt7a

评论(3)
热度(77)

© backtosille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