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内心充斥着羞耻与狂喜
新浪微博:@二元一仟粉

《夜谈》nc17 pwp 鲁比奥/亚瑟

夜谈
鲁比奥/亚瑟 斜线前后有意义
nc17 pwp 私设很多!
一个实验,斜线后面的亚瑟到底好不好吃呢
*
鲁比奥在山洞外边找到亚瑟的时候,他正坐在一团简陋的篝火旁边,从牛皮做成的水壶里把水浇到手臂和后脖颈上。
燃烧的篝火噼啪作响,亚瑟看到鲁比奥,朝他扬了扬下巴,算是打过了招呼。鲁比奥走到篝火旁边,说,“贝德维尔派我出来找你。”
“怎么?”亚瑟抹了一把他湿淋淋的脸,把水壶里最后一点水倒进嘴里,说,“他到现在还怕我跑了吗?”
鲁比奥耸耸肩,“他只是担心你。”
亚瑟用脚尖踢了一下他腿旁的圣剑,说,“他担心的是这个。”
鲁比奥这才看到圣剑隐在亚瑟脚边的黑暗中,没有被拿在手里也没有被魔法充盈的时候它看起来就和其他的剑一样普通,又因为在湖底待得过久而显得有些灰扑扑的。它实在是把其貌不扬的剑。
鲁比奥坐到亚瑟旁边,“我可以吗?”鲁比奥问,亚瑟做了个“请便”的手势,鲁比奥拿起了圣剑。
这不是鲁比奥第一次把圣剑拿在手里,在把亚瑟从沃蒂根手里解救出来的时候,是鲁比奥捡起了地上的圣剑。但现在的情况有所不同。
鲁比奥饶有兴致地观察着他手上的圣剑,小心翼翼又万分期待,亚瑟显然看出来了。
“你真是个奇怪的男孩。”亚瑟说。
“什么?”鲁比奥问,像是因为太沉浸在圣剑当中而没有听清亚瑟说了什么。
“我说,”亚瑟重复,“你是个奇怪的男孩。”
“你是山洞里最年轻的人,”亚瑟说,“和你一样大的男孩我在伦底纽姆见得多了,他们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只会偷窃,抢劫,掀姑娘的裙子,整天醉醺醺,或者跟着比他们大的流氓作威作福。但是你像个他妈的苦行僧一样住在山洞里,脑子里想的是推翻国王的政权,鲁比奥,”
亚瑟再一次下了定论,“你真是个奇怪的男孩。”
鲁比奥把圣剑放在他的膝盖上,抬头看了亚瑟一眼,“一个在妓院长大的王储这么说。”
亚瑟笑起来,他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然后说,“跟我说说你的故事,告诉我贝德维尔是怎么在十八年前的半夜潜进你家,把你从襁褓里偷出来带回山洞,然后日复一日地给你进行洗脑教育——”
鲁比奥假笑两声打断他,“这很有趣。”
亚瑟没打算让他糊弄过去,“说说看吧。”他催促道。
鲁比奥看他一眼,把目光移向篝火,“好吧好吧。”他说,“这里面没什么故事,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沃蒂根害死了我的父母,贝德维尔把我捡回山洞抚养长大,就这样。”
亚瑟停顿了一下,说,“沃蒂根杀了你父母?”
“不是亲手杀的——当然,”鲁比奥说,“他们也不是什么有头有脸的人物。我母亲是个草药女巫,父亲是皮毛商人,沃蒂根下令屠杀所有巫师之后,黑甲兵就冲进我家里要逮捕我母亲,我父亲试着抵抗,被一剑捅穿了,我母亲也被活活烧死。然后我就跟着贝德维尔来到这里,心里想着,总有一天我也要杀了沃蒂根。这就是整个故事。”
亚瑟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这真是个糟糕的故事。”
“在这里的人都有一个糟糕的故事,”鲁比奥笑了一下,“你也不例外。”
亚瑟撇了撇嘴,“我的故事里精彩的部分要比糟糕的部分稍微大那么一点。”
鲁比奥被逗笑了,他低头看着他腿上的圣剑,拇指划过剑柄,说,“事实上我从没想过能亲眼见到你。”
“你就是传奇本身——”鲁比奥说,听起来有点不好意思,“我小时候贝德维尔一直把你的故事当作睡前故事讲给我听。”
“我是说——”鲁比奥又赶在亚瑟说什么之前急急忙忙地说,“我也曾经想过,也许这一些只是个谎言,也许整个“真正的国王”的故事就是一个用来鼓舞士气的谎言,根本没有什么圣剑,也没有什么流落民间的国王,但是......”鲁比奥停住了。
“现在我在这里(Now here I am)。”亚瑟说。
鲁比奥抬头看他,“是啊,”他轻声说,“你在这里(here you are)。”




以下防删走外链

http://m.weibo.cn/2052648050/4107798730760639

评论(4)
热度(38)

© backtosille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