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满干劲的肉文爬墙运动员

请别叫我岳父大人 colezra角色拉郎 Graves/Barry Allen

请别叫我岳父大人

cp脑crossover

colezra角色拉郎

帕西瓦尔格雷伍斯/巴里艾伦

傻甜白ooc

感谢所有阅读到最后的朋友!

*

“伙计们,”钢骨严肃地环视四周,左眼的红色信号灯不祥地闪烁了一下,“我有件事要宣布。”

“巴里恋爱了。”他冷静地说。

“这不可能。”蝙蝠侠嘶哑地说,“数据库没有显示他有约会迹象,他的银行卡支出也没有减少,”蝙蝠侠像念战术报告一样坚定地下了结论,“他不可能交了个女朋友。”

“好吧,等一下,蝙蝠,”海王在一旁眯了眯眼,“你监视闪电侠?”

“我把这叫做数据收集,渔夫(fishman)。”蝙蝠侠说。

“是海王(aquaman),”海王咬牙切齿地纠正道。

“他的确恋爱了。”钢骨重复道,然后在蝙蝠侠开口反驳之前说,“他亲口告诉我的。”

“这不可能。”蝙蝠侠再次断言。一秒钟之后他说,这次他听起来有点失落,“为什么是你?”

钢骨回答,“因为你老了,蝙蝠侠。”

他继续解释道,“至于没有约会迹象和信用卡支出,原因大概是——”

他叹了口气,“巴里的男朋友是个懂魔法的糖爹。”

“我没搞明白,”神奇女侠说,“这很让人困惑。”

“一个男的?”海王问。

“懂魔法?”神奇女侠问。

蝙蝠侠在面具底下发出一声嗤笑,“糖爹?”

“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钢骨说,“我不是来找你们聊八卦的。这件事是巴里亲口告诉我的,这就意味着——”

“这位,”神奇女侠艰难地吐出这个词,“糖爹,闪电侠对他是认真的?”

钢骨凝重地点点头,“他们上星期在哥斯达黎加订婚了。”

“巴里上星期没有出境记录。”蝙蝠侠说。

“因为他的未来丈夫是个该死的巫师,好吗?!”钢骨骂道。

“面对现实吧,蝙蝠侠。”他沉痛地说,“巴里已经离我们而去了。”

“他要和一个我们都没见过的陌生男人结婚?”海王问。

“他们怎么认识的?”神奇女侠问。

钢骨说,“巴里看起来就像是那种整个青春期都花在哈利波特系列小说上的男孩。我想这能解释很多事情。”

“我们不能坐以待毙。”蝙蝠侠总结道。

“一场新的战争。”海王说,“懂魔法?他是一个新的超级英雄还是超级反派?”

“我们得团结起来。”神奇女侠的眼神坚定地扫过其他人,“可以吗?(shall we?)”

一阵电流声传来,蝙蝠侠身后的通讯屏幕亮了起来,“嗨,伙计们,”闪电侠的声音有点失真,他跑过的地方总是这样,撕裂时空的速度让电子设备有点不太灵敏,“抱歉我迟到了。”他戴着红头盔的脸笑眯眯地凑近摄像头,“但我现在发现我好像被困在会议室外面,肯定出了什么差错让我的权限被删除了。如果你们在里面的话把门打开让我进来吧。”

众人对视了一眼,钢骨默默地在面板上摁了几个按钮。

“我会在两个工作日内部署出三个以上的作战计划。”蝙蝠侠说,“记得查收你们的工作邮箱。”

“散会。”他低沉地说。

*

又一次恰巧的例会之后,正联全员恰巧地没有接到马上布置的任务(钢骨把今天的值班安排空出来了七分钟),所以大家恰巧地聚在休息厅,吃点东西,聊聊天。

“所以,闪电侠。”蝙蝠侠率先开口。

“唔?”闪电侠叼着一个甜甜圈含糊不清地回应,手上捧着两盘水果塔,用脚关上了冰箱门。他小心翼翼地把嘴里的甜甜圈垒到水果塔顶端,说,“我一次性拿太多了吗?”

“不,闪电侠,”神奇女侠说道,“你想吃多少都行。想喝点什么?巧克力奶昔好吗?有冰淇淋雪顶的那种。”

闪电侠还是有点不好意思,他躲过了神奇女侠想帮他拿一盘水果塔的手,“我自己来就行。”他有点害羞地笑了,把盘子放到桌上,说,“冰淇淋能要两种口味吗?香草和加饼干碎的我都想吃。”

“如你所愿,乖孩子。”神奇女侠说,走开去给闪电侠拿奶昔了。

蝙蝠侠清清嗓子,再次开口,“所以,闪电侠。”

“你觉得他们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闪电侠打断他,往嘴里丢了块苹果派,“我总觉得他们最近怪怪的,他们对我太好了。”

“钢骨说他可以帮我免费升级我实验室的电脑,还附带安装杀毒软件。”闪电侠说,“你能相信吗?”

能,因为这是作战计划第七部分第三十二步。蝙蝠侠心想。

“海王问我要不要去海底看看,还要教我骑鲸鱼。”闪电侠问,“他怎么了?”

他想证明魔法其实没什么了不起,这是作战计划第二部分第十五步。蝙蝠侠想。

“还有神奇女侠——”闪电侠压低声音,“你都看到了,她基本上是逮住一切机会给我喂吃的。这我是很乐意啦,但是总让我觉得心里毛毛的——噢狗屎。”

闪电侠像突然醒悟过来一样,“我明白了。”

“你们要把我赶出正义联盟。”他悲惨地说,很快地,蝙蝠侠看到他的身体轮廓周围开始出现虚影,“我小时候我爸就是这么把我带出乐高机器人俱乐部的,我早该想到——”他的声音变成了嗡嗡声。

“冷静,闪电侠,”蝙蝠侠说,“冷静!”

闪电侠猛地闭上了嘴,嗡鸣声消失了,他把一颗沾了奶油的草莓塞进嘴里,扁着嘴吮了吮手指。

“我是想和你谈谈你的男朋友。”蝙蝠侠说。

“什么?”闪电侠问。

“你怎么知道我有个——”他止住了,“钢骨告诉你的?”

蝙蝠侠沉默了两秒钟,神奇女侠端着一杯冰淇淋雪顶大概高三十厘米的奶昔站在闪电侠背后朝他使眼色,然后蝙蝠侠说,“这不重要。”他清了清嗓子,“我……”他犹豫了一下,电子变声器里传出一阵古怪的咕隆声,“我们关心你。”他别扭地说。

在桌子另一端的海王抿着嘴朝蝙蝠侠赞赏地点点头,“做得好。”他用口型说。

“哦,”闪电侠绽放出一个闪亮的笑容,“你们真体贴。”

“我们听说他会魔法。”神奇女侠把奶昔放 到闪电侠面前的桌上,“我以为你会找一个普通人约会。”

“不,他不是你们想的那种魔法人物——”闪电侠说,“他是挺引人注目的啦,但总的来说他还是个普通人,魔法只是他生活中的一个部分,他是魔法国会安全部的——”

“他替政府工作?”蝙蝠侠打断他。

“可以这么说。”闪电侠说。

蝙蝠侠又陷入了冷酷的沉默。

“但我们的相处和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他不被允许在普通人面前使用魔法,所以我们的约会就和其他普通情侣差不多。”闪电侠说。

“他知道吗——”钢骨说,“他知道多少?关于你和你的秘密身份——”

“噢,他告诉我他是个巫师,作为交换我也得告诉他我是个超级英雄嘛。”闪电侠说,“他很理解我的工作,拯救世界啊,没有公共假期啊,这些事情。”

“我的男朋友,”闪电侠说,他顿了一下,改口道,“我的未婚夫,他是个很棒的人。我没有把联盟的事告诉他,但我想我们可以私下认识一下,我真的非常非常希望把他正式介绍给你们,”他喝了一口奶昔,上嘴唇沾了一圈冰淇淋,“你们就像是我的家人,我真的希望你们能来参加家庭烤肉派对。”

“他的名字是什么?”钢骨问。

“帕西瓦尔格雷伍斯。”闪电侠回答,“答应我你不会黑他的个人电脑好吗?”

钢骨没有回应,他的左眼闪烁了几下,然后他说,“他已经41岁了。”

“嘿!”闪电侠说,“我说了不要黑他的电脑,这很没礼貌!”

“我只是谷歌了一下。”钢骨说,“他有三处房产,两天前刚刚在中心城买了一套带后花园的小别墅。那就是你打算开家庭烤肉派对的地方吗?”

“他在中心城卖了套房子?”闪电侠震惊地说,“他从来没告诉我——钢骨你必须马上停止调查我未婚夫的财产——”

“我恳请你重新考虑,”蝙蝠侠说。

闪电侠眨了眨眼,皱着眉说,“考虑什么?”

“和他结婚。”蝙蝠侠简短的说。

“为什么?”闪电侠问。

钢骨说,“原因大概能塞满我的整个D盘。”

“因为他有一个秘密身份。”神奇女侠说。

“我也有。”闪电侠说。

“因为他会魔法,”海王说,“蝙蝠侠的数据库里竟然还没有他。”

“他不是坏人!”闪电侠说,“他是那种你可以跟他吃鸡翅的大好人!*”

“因为他41岁,”蝙蝠侠说,“而你才24岁。”

“——什么?”闪电侠不可置信地问,“什么时候开始你们以年龄来判断一段关系了?”

“我爱他!”闪电侠大声说。

蝙蝠侠,神奇女侠,海王和钢骨都陷入了沉默里。休息室的空气粘稠得像桌上那杯化了一半的奶昔。

闪电侠气鼓鼓地站起来,“我结婚的时候会通知你们的。”他说,然后用超级速度离开了休息室,甚至没吃完那份奶昔。

*

“为什么是我,帕西?”巴里闷闷不乐地吸着他的可乐,低头踢着路上的石子问道。

他的未婚夫很老派地拿着一杯美式,小指规矩地垫在杯底,扭头问他,“什么为什么,巴里?”

“你为什么选择和我结婚?”巴里问。

格雷伍斯扭头看他一眼,说,“好吧,那你应该问问我们第一次见面那天不小心把咖啡洒到你身上的侍应生,她才是我注意到你的原因。”

巴里皱着眉,“你知道我本可以避开的,如果不是你就站在我旁边一直盯着我看,让我不能使用超级速度。”

帕西瓦尔挑了挑眉,“我道歉,为你毁掉的守望者T恤。”

“不,我认真的,”巴里懊恼地吸空杯子里的可乐,把纸杯丢进垃圾桶里,“为什么你会爱上我?”

“不,我也是认真的,巴里,”格雷伍斯问他,“为什么你要问我这样一个问题?”

“因为——”巴里的话堵在他的喉咙眼,他又艰难地把它们咽下去,“我的朋友们,”他顿了顿,改口道,“我的家人,他们觉得我和你的关系并不……”巴里斟酌着,格雷伍斯接着他的话说道,“牢固?”

巴里泄了气似的垂下肩膀,“算是吧。”

“他们觉得两个有秘密身份的人不能谈恋爱,还觉得你很危险,因为你会魔法,还觉得你41岁,我24岁,我们不可能结婚——”巴里说,“这根本没有逻辑,他们这样说,就好像我是一个未成年的高中女生,我没有能力做出自己的判断,他们让我觉得——”

巴里停住了,他看着格雷伍斯,“他们让我觉得我不可能真的得到你的爱。”

“我现在是个超级英雄了,”巴里说,“但他们还是觉得我是个会被欺骗,会受情伤的小男孩。”

格雷伍斯放低了声音,“巴里,”他安慰道,“超级英雄的确也会受伤。”他停了停,又说,“我也的确爱着你。”

“我的小男朋友是个超级英雄,”格雷伍斯说,“世界上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惊喜的呢?”

“他每星期值班三次,在忙着拯救世界的同时我坐在办公桌后面整理文书,”格雷伍斯说,“他年轻,有活力,有一头黑发,跑得很快,”格雷伍斯说,“我则每到阴雨天气就会犯关节炎。”

“那是因为你也拯救过世界,”巴里反驳道,“你受了很严重的伤——”

“是啊,我也拯救过世界,”格雷伍斯摸了摸巴里的脸颊,上面有一点点上次出任务时留下的伤疤,就在巴里的颧骨下面,“但那是很久很久以前了。”

“遇见你之前,我以为我就会孤独终老了,”格雷伍斯说,他温柔的棕色眼睛凝视着巴里,让巴里的脸逐渐烫起来,“只能和我的魔杖葬在一起。然后你出现了。”

“别再说好听话了,”巴里的眼睛四处乱瞟,有点无措地说,“所有人都知道你比我更有吸引力。没人会看上一个研究空间物理的书呆子。”

“喜欢吃饼干棒沾巧克力酱的书呆子,周日上午会睡过头的书呆子,会在下雨的时候听哈利波特有声书的书呆子。”格雷伍斯说,“你知道,没有多少书呆子会有改变世界的勇气吧?”

巴里看着格雷伍斯,他深吸一口气,“我真的爱你,”他摇摇头,“我不想失去你,我只是——”

“你不会失去我。”格雷伍斯保证道。

“即使你不会魔法,你也是我的闪电男孩*。”格雷伍斯说。

巴里吸了吸鼻子,然后说,“别再说了,”他不好意思地揉揉鼻子,“我要在大街上亲你了。”

“做你想做的,巴里,”格雷伍斯假装生气地皱皱眉,“我还没老到不能接受当众接吻这件事。”

“闭嘴,帕西,”巴里威胁道,把手臂搭上格雷伍斯的脖子。

“小心我的咖啡。”格雷伍斯提醒,尾音被巴里的吻堵回嘴里。

*

“为什么他会在这里?”蝙蝠侠阴沉地说。

“冷静,”神奇女侠说,“他能帮上忙。”

“他是编外人员。”蝙蝠侠说。

神奇女侠说,“他的确能帮忙。”

海王把他的三叉戟往地上一插,说,“我以为我们已经达成共识要接纳闪电侠的伴侣了?”

“接纳,”蝙蝠侠重复,“不意味着要并肩作战。”

钢骨降落在他们附近,然后说,“敌方残余已经清理干净,格雷伍斯先生正在帮忙善后。”

“让他立刻停止。”蝙蝠侠命令道。

钢骨看他一眼,然后说,“你确定吗?”

蝙蝠侠还没说话,一道红色的身影就闪现出来,然后很快地格雷伍斯也出现了。

移形换影。蝙蝠侠心想。他做过这方面的调查。

“嗨,伙计们,”闪电侠朝他们打着招呼,“一切都好吗?”

格雷伍斯面对这群奇装异服的超级英雄,面不改色地朝他们点了点头,算打过了招呼。

然后他举起了魔杖,在所有人来得及说什么之前,轻轻挥了两下,他们旁边那一幢被外星敌机撞出一个大洞的办公楼就恢复了原状。

“听闪电侠说,”他顿了一下,看起来不是很习惯这么称呼他的爱人,“联盟的战损报告总是很长。”

蝙蝠侠被激怒了一样发出模糊的低吼,“你多虑了。”他说,“我很有钱。”然后他用力的甩了一下披风,锋利的锯齿下摆几乎要在空气中划出火花来,坐进他巨大的,黑色的蝙蝠坐骑里飞走了。

海王把他的三叉戟从地上拔起来,对格雷伍斯说,“他会接受你的。”

钢骨点点头,“只是千万不要做一件事,”他说,“不然他真的会半夜潜进你的房间暗杀你。”

他衷心地对格雷伍斯嘱咐,“请别叫他岳父大人。”

*

“所以,韦恩少爷,”阿尔弗雷德给布鲁斯端了一杯水,问道,“你到底为什么对艾伦先生的新伴侣这么抵触?”

“我要一杯咖啡,阿尔弗雷德。”布鲁斯说。

“还有一个小时就是就寝时间,水是一个更加明智的选择,韦恩少爷。”阿尔弗雷德说,“现在,能否请您回答我的问题?”

布鲁斯沉默了两秒,然后说,“巴里需要的是一个平等的爱人,而不是另一个——”他犹豫了,然后说,“我认为巴里可能有过重的恋父情结。”

“这是一个非常不负责任也没有根据的猜测,韦恩少爷。”阿尔弗雷德说。

“如果他需要被人照顾,这可以解决,如果他需要一个父亲,这也可以解决,”布鲁斯说,“他不需要去向一个外人——”

阿尔弗雷德打断他,“韦恩少爷,容我冒犯,”他说,“再一次地,你太过自以为是,太过试着掌控一切了。”

“我没有。”布鲁斯反驳。

“请允许我提醒您,”阿尔弗雷德平静地说,“您不是巴里艾伦的父亲,您也没有儿子。”

“是时候收起您的过度补偿心态了,韦恩少爷。”他说,“让这孩子去做他想做的吧。”

 

 

 

Fin.

 

*和他一起吃鸡翅的大好人:这是实锤,帕西瓦尔格雷伍斯是个大好人。

*闪电男孩:哈利波特是一个有闪电标记的男孩,闪电侠也是一个有闪电标记的男孩。

 

 

 

 


评论(11)
热度(142)

© backtosille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