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满干劲的肉文爬墙运动员

痊愈 NC17 Graves/Credence SPANK预警

感谢所有阅读到最后的朋友


痊愈

*

格雷伍斯开始做梦。

他第一次从这个梦境里醒来时,他认为是格林德沃留在他体内的某种魔法痕迹。他从没有仔细问过蒂娜,或者任何人,当他的身份被格林德沃取代时究竟对克雷顿斯做了什么,但他现在却夜夜做着巨细靡遗的梦。

梦境那么真实,纽约潮湿阴冷的空气萦绕在鼻尖,天空是阴暗的灰白。他抚摸着克雷顿斯的脸,每一次他手指的移动都能换来克雷顿斯的颤抖。他着迷地盯着克雷顿斯的睫毛,颤动着,像某种轻薄的羽翼,只要轻轻吹一口气就能让它碎裂四散。

他握住克雷顿斯的手,上面伤痕累累,他念了一个咒语,伤痕开始愈合,克雷顿斯的眼泪落下来,滴在他的手背上,火热的,细小的,转瞬即逝。

他搂住克雷顿斯的肩膀,让他靠进自己怀里。克雷顿斯仍然不停歇地哭泣着,颤抖着,像孩子一样抽噎,呼出的热气喷在他的耳后。他抚摸着克雷顿斯的背,他瘦弱的肩胛骨藏在外套底下,微微耸起。

一种甜蜜的,疯狂的情绪开始细细地缠绕住他的心脏,格雷伍斯轻轻地搂着他,像捧着一个脆弱的玻璃娃娃,只要一松手,它就会落到地上,迎来彻底的粉碎和毁灭,但他选择把它捧在手心,只是因为他想这么做。

格雷伍斯感到心满意足,因为他意识到他可以保护克雷顿斯,就像他可以伤害克雷顿斯。

都只有他可以做到。



以下走外链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48559212224083&mod=zwenzhang

评论(9)
热度(162)

© backtosille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