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满干劲的肉文爬墙运动员

我没爱上你 part 2

我没爱上你 part 2
完结👏
狗血甜 ooc我的错
感谢所有阅读到最后的朋友❤️
*
乔纳开始和帕特里克呆在一起,他们常常一起度过一整个晚上,周末时就再加上半个白天。
萨姆和查理开始进行虽然双方都不承认但的确算是约会的约会,这意味着帕特里克有了数以吨计的空闲时间。
乔纳敲敲车窗,用手势示意帕特里克把车门打开,车里的音乐放的太大声,他在车外都听得见。
帕特里克摇下车窗,音乐声倾泻出来,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即使上半张脸被墨镜遮住了也看得出来,“你爸妈同意了?”他大声问。
乔纳点点头。
“好极了!”帕特里克说,探过身子把另一边车门给打开,“我们出发吧。”
乔纳绕到另一边钻进车里,帕特里克摘了墨镜,一边转动方向盘一边咬着眼镜腿含含糊糊地说,“我们得动作快点,不然就赶不上日落了。”
*
太阳落下之后热度也随之散去,气温开始降低了,海风开始变得冰冷。
帕特里克从后车座翻出一个银色的酒壶,朝乔纳的方向一丢,“接着。”
乔纳手忙脚乱地接住,金属的酒壶在夜色中反着光。
帕特里克走回乔纳身边坐下,“喝一点,这里太冷了。”
乔纳拧开瓶盖,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
“多喝点,”帕特里克说,“你穿的太少了,会感冒的。”
乔纳又喝了一口,被呛得咳嗽起来。
“这就对了,”帕特里克笑着接过了酒壶,拍着乔纳的后背,“你会暖和起来的。”
乔纳擦掉眼角挤出来的眼泪,说,“你是第二个劝我喝酒的成年人。我本来在25岁之前不打算干任何违法的事。”
帕特里克喝了一口酒,“我猜猜第一个是谁,某个不负责任的酒鬼叔叔?”
“不,”乔纳好笑地摇摇头,“我们家亲戚很少。”
“是一个我在舞会上认识的人,”乔纳说,接过酒壶喝了一口,“他是个大学生,有段时间我们很——亲密?可以这么说,处于一段稳定的关系当中。”
“我以为是恋爱关系,”乔纳耸耸肩,“但事实证明我太年轻了,我看到他和他自称的前男友在接吻——这在成年人的世界里很常见吗?不管怎样,我从那时下定决心结束这段关系。”
“听起来挺可悲的,是吧?”乔纳叹了口气,又喝了一口酒,“一个小屁孩的无病呻吟。他甚至可能就只把我当成个普通朋友。因为我没成年,是个处男,拒绝嗑药,我简直无聊透了。”
“恰恰相反,”帕特里克从乔纳手里拿过酒壶,“这是一个成熟男人在作出正确的决定。”
“一个保有童贞的成熟男人?”乔纳反驳道。
“这和童贞没有任何关系,我不知道你还有这种情结。”帕特里克说。
“哦得了吧,”乔纳用手肘推了他一下,抱怨道,“好像你在我这个年纪没有担心过你的第一次会有多尴尬一样。”
“没有,”帕特里克露出了一个他标志性的洋洋得意的微笑,那微笑微妙地保持着一种本该招人烦,但的确很迷人的气质,“我12岁时就已经失去我的童贞了。”
“啊哈,”乔纳说,“毫不意外。”
“和一个女孩,大意外。”
帕特里克补充,“一个幼稚的男孩作出的糟糕决定。”
在乔纳开口之前,他又说,“我总是在做很糟的决定。他们告诉过你我上一场恋爱有多失败了吧?”
几天前乔纳才得知帕特里克之所以对橄榄球如此热爱的原因。还有那场地下恋情和不美好的结局。
“那个校橄榄球队队长?”乔纳问。
帕特里克笑了一下,海风把他的头发吹得有点凌乱,“如果他们够直观,够清醒,够残忍,他们就会告诉你,我得到这个结果的原因就是因为我既自私又胆小。”
“这不是真的。”乔纳反驳道,“你很好。”
帕特里克不在意地笑笑,“我一点都不好。”
他看着乔纳,棕色的眼睛在夜色中变成近乎黑色,“你很好,乔纳,你要知道这点。”
“你唯一觉得我很酷的原因,就是因为我比你大一岁,还有一个比你糟糕得多的前十八年。你太好了,乔纳,以至于你把所有人都想的那么好,但其实他们只是一群假装在掌控自己生活的失败者,他们什么都不是。”
乔纳摇摇头。
“你会明白的,”帕特里克晃了晃酒壶,眯着眼睛上下打量乔纳,“你这穿红色帽衫和低腰牛仔裤的小同性恋,等到哪一天你在酒吧被灌醉,第二天醒来不记得你到底跟多少个男的乱搞过,而他们甚至不愿意帮你把前一晚的酒水单付了,你就会明白成年人的世界有多差劲。”
“帕特里克!”乔纳说,用力地踹了一下他的小腿,“这真的是一个很坏的假设!”
帕特里克被踹得仰面倒下,他哈哈大笑,“怎么?”他说,“你看起来很美味嘛!”
乔纳扑过去,他们在沙滩上迅速滚成一团。
他们的结束姿势和开始姿势奇异的重合了,除了他们现在身上多了像是一辈子都洗不掉的沙子,衣服还一团糟。
乔纳挣扎着要从帕特里克身上翻下去,帕特里克的手指划过他因为动作而露出一大片的腰侧,“天呐乔纳,”他说,“你真的会感冒的。”
乔纳翻身坐起,说,“你错的离谱。”
帕特里克用手臂撑起身体,“哪一点?”
乔纳说,“关于你自己的那一点。”
*
帕特里克打算去华盛顿念大学,乔纳挺替他开心的。
当然,有一部分的乔纳正在角落里默默哭泣,甚至不敢去想下一个学年他要怎么度过。
乔纳在三个星期前决定完全接受自我,承认他一直把帕特里克当作潜在的性幻想对象。这不怪他——帕特里克是他遇见过的最性感的男孩,而就像是圣诞礼物一样,他们有着相同的性取向,全世界还有比这更幸运的事吗?再假装自己没有被吸引未免显得太过虚伪了,于是乔纳决定接纳自己。
不久之后,帕特里克收到了通知书,他们举办了一场告别派对,乔纳心情复杂地出现在派对现场,只觉得一阵悲伤。
“那些人简直是疯了,你看到了吗?”帕特里克从沙发后翻过来,重重地落进沙发垫里,“他们磕药像吃糖豆一样!我十分确定他们的大学在发现他们的新生因为用药过量烧坏脑子之后会开心地让他们滚蛋回家。”
乔纳整个晚上都耗费在拒绝别人递来的小药丸,卷烟和布朗尼上,他不想把自己弄嗨,在这个时间,在这个地点,那些东西比往常更没有吸引力。
乔纳缩在沙发的一边用吸管喝着一杯难喝至极的柠檬莫吉托,今晚第三杯,这让他变成了一块吸满柠檬汁的酸溜溜的脏海绵。
“嗯哼。”乔纳低沉地说。
帕特里克沉默了一会,在乔纳旁边找了个舒服的方式躺了下去,开始吃起桌上的一盘棉花糖。它放得太久了,开始有点化了。
“我记得第一次在派对上看到你,”帕特里克嚼着棉花糖含含糊糊地说,“你在和皮特说话,他想让你试试药片还是怎么的,你拒绝然后走开了,我当时就想,哇哦,这个新来的真酷。”
“其他人只觉得我很胆小。”乔纳说。
“不,”帕特里克笑起来,几缕没扎好的头发滑过他的耳朵,“他们才胆小,他们害怕自己不吃了那粒药,其他人会觉得他们很胆小。”
“而你,你只是不想要而已。”帕特里克说。
“你才不知道我想要什么,帕特里克。”乔纳说,开始嚼杯子里的柠檬。
帕特里克说,“好吧,说的也是,”他开始把手指上棉花糖留下的糖霜舔干净,“所以,你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在备考之前谈一次高中恋爱?”
“我看起来很像需要谈恋爱的人吗?”乔纳皱眉,“我表现得那么饥渴?”
“是的,”帕特里克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你不知道你穿着无袖背心的时候有多勾人。”
“帮我个忙行吗?”帕特里克说,“等遇到一个爱你的人,一个你能拯救的或者愿意去拯救你的人,你才能做下一步的事情,好吗?”
乔纳说,“下一步?”他眯起眼睛,“下一步的什么事情?”
“你知道的,”帕特里克说,做了个手势,“承认你爱他啦,无套性爱啦,交换戒指啦,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
“帕特里克,”乔纳严肃地说,“你是不是磕嗨了?”
帕特里克笑起来,“一卷大麻烟而已,我敢保证我现在很清醒。”
“我不这么认为。”乔纳说。
“我一直告诉我自己,”帕特里克说,“我会遇到那个对的人,我会遇到一个好人,然后爱上他。但问题是,要怎么知道那个人就是对的人呢?”
“你不该在抽完一卷大麻烟之后问这个问题,”乔纳说,他看着帕特里克,把手里的空杯子放到桌上,“我建议你去吻他。”
“你脸红了,乔纳。”帕特里克说,盯着乔纳泛红的耳朵尖儿和脸颊。
“我喝得太多了。”乔纳说,“这里的酒真糟糕。”
“我一个星期之后就走了,”帕特里克说。
“那可真快。”乔纳说,他开始习惯不清醒状况下的帕特里克急速地转换话题了。
“我一直在华盛顿待到圣诞节才能回来,”帕特里克说。
“很长一段时间。”乔纳说,不用你再次提醒我就知道那段时间长到我可以开始质疑人生。他从没觉得圣诞节如此遥远。
“那我现在可以吻你吗?”帕特里克问。
还没等乔纳回答,帕特里克就倾身向前,吻住了他。
*
这是乔纳这辈子最疯狂,最出乎意料,最神智不清的一个吻。
这个吻尝起来像泡在柠檬汁和酒精里的棉花糖。
帕特里克有点晕乎乎地,但很温柔,太温柔了,乔纳几乎是不受控制地在他的嘴里跌跌撞撞。
“你为什么亲我?”乔纳气息不稳地问,他的视线来回地在帕特里克的眼睛和嘴唇间飘移。
帕特里克眨眨眼,这个动作让乔纳不安地舔了舔嘴唇,“你建议我这么做的。”
乔纳瞪大眼睛,“你肯定是在开玩笑——不然就是你真的磕嗨了——”
“事实上,”帕特里克说,“早知道你会这么回答,我应该在第一次遇见你的手工课上就问这个问题。”
*
“你为什么之前从不告诉我?”乔纳躺在帕特里克的床上问。帕特里克的衣服堆得满床都是,他正在收拾去大学的行李。
“因为我之前既胆小又自私,”帕特里克说,把他的T恤往箱子里塞,“我觉得你不会爱我,还觉得我的爱会让你彻底腐化,从一个积极向上的好青年变成一个被欲望包围的混蛋。”
“你对自己未免也太高看了,”乔纳说,从床上拿起一顶帽子盖在脸上。
“总是如此,”帕特里克坐到床沿上,伸手拿下了乔纳脸上的帽子,“答应我一件事,”
乔纳抬了抬下巴,“说说看。”
他俯下身亲了亲乔纳的脸颊,伏在他耳边说,“在我回来之前,一直都要做你自己。”
“听起来好肉麻,”乔纳说,“是你从某部八十年代老电影里偷来的吗?”
“不,”帕特里克笑着说,“是我的九岁时的日记本。”
乔纳眨了眨眼,“是你爱的那个我自己吗?”
“是的,”帕特里克回答,“我爱的那个你自己。”
“那好吧。”乔纳说,“我答应。”


Fin.





评论(16)
热度(38)

© backtosille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