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满干劲的肉文爬墙运动员

我没爱上你

我没爱上你
I'm not falling love with you

壁花少年 Patrick/每一天 Jonah
Ezra Miller水仙拉郎 请叫我水仙狂魔
一言不合就水仙 水仙没人权
超级甜 意味着会ooc
希望喜欢Ezra小天使的伙伴们可以跟我做朋友

*
乔纳认为自己大概是有史以来最倒霉的转校生,因为没有人会像他一样,在第十一个学年的中间时刻选择转校,这意味着你已经错过了所有的新生入学时段,现在全校都互相认识了——除了你,你只能背着书包独自出现在校园,被分配到最差的储物柜,坐在教室里那张永远空着的桌椅上。
全部人看着你的时候,眼神里都在说,“看,那就是新来的同性恋书呆子。”
虽然在乔纳看来功课拿A和书呆子没有什么必然联系。
开学三周了,他仍然没有交到任何真正的朋友——有些时候一起上法语课的艾米莉和琳达会和他一起吃午饭,但很显然,她们只是觉得身边有个同性恋朋友会显得很酷。
直到他遇见帕特里克,在某节他走错教室的手工课上。
他本该去隔壁的教室上他的法语课,但直到坐下来十分钟之后他才发现他进错了教室,而这时站起来显得有一百万分那么蠢,于是他躲在最后一排,使劲弓着背希望老师看不见他,内心甚至有些窃喜可以不用和艾米丽度过一节同桌时光。
他没意识到这间教室里还会有别人注意他。
*
下课铃一响乔纳就抓起书包准备溜出教室,有个人突然挡在了他面前。
“嗨,”那个人活力十足地说,“我是帕特里克。”
乔纳猛地刹住才不让自己的头撞到到他的胸口,他慌张地抬头,帕特里克仍然笑眯眯地看着他。
“呃……嗨?”乔纳说,“我是乔纳。”
“嗨乔纳,”帕特里克又打了一次招呼,然后他说,“以前怎么没在课上见过你?我可是在这门课上修了两年。”
乔纳感觉有点无处遁形,他多少知道这个人是谁——一个高年级的男生,喜欢捉弄老师和恶作剧,和乔纳一样是同性恋,但和乔纳完全不一样的是,他有一帮朋友,会参加玩通宵的派对,有超多顶帽子,他总是对身边一切都处之泰然,总而言之,他很酷而乔纳一点都不。
“好吧其实……”乔纳感觉自己的脸正因为尴尬慢慢发烫,现在全校都要知道他是一个愚蠢到走错教室又胆小到不敢走出去的人了,“我本来应该去上法语课,但我走错教室了,当我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哇哦,”帕特里克小小地惊叹一声,听起来并没有乔纳想象得那么讽刺,“我想你的法语一定学的很好。”
“你能翘掉整整一节课,我只要听漏半个音节就会一头雾水了。”帕特里克说。
“我猜你觉得我是个书呆子?”乔纳说,听起来有点沮丧。
“不,”帕特里克说,“我只是想赞美你,这样说不定你会和我一起吃午饭。”
*
乔纳当然和他们一起吃了午饭,和帕特里克还有他的朋友们。
他当然愿意跟除了艾米丽和琳达以外的人吃饭。
这帮朋友很棒,显而易见他们各自有着或多或少的缺点,查理很害羞,看起来比乔纳还要书呆子,而萨姆不知怎的不愿意承认她和查理两情相悦,伊丽莎白很愤世嫉俗,是好的那种愤世嫉俗,她并不是真的恨这个世界,而是想有个人来好好爱她。
而帕特里克,帕特里克是个谜。
他做的一切事情都很酷。
他留长发,戴一顶旧帽子,有时候会穿着印花古怪的衬衫和T恤,他很善良——乔纳知道这么说很怪,用善良来形容一个人未免太不酷了,但帕特里克就是这么有魔力,听起来有点太gay了但他简直就像疯帽子先生,一样难以捉摸又有点不可名状的疯狂——
而乔纳不觉得自己是爱丽丝。
*
上周六帕特里克邀请乔纳去他们的派对,庆祝校橄榄球队拿了学区冠军,乔纳有点意外,他以为帕特里克那帮人不会关心这种运动,而萨姆含糊其辞地说“这算某种告别派对吧”。他求了爸爸快三个小时才出的门,这是他转学以来第一次参加派对。
作为交换,乔纳必须在11点半之前回家,还不能喝酒,他觉得自己真是扫兴透了。
“让我们赌一下萨姆和查理还差几秒钟才能吻到一起,”帕特里克斜斜地躺在沙发上,一边把杯子里的酒喝干净一边对乔纳说,“我猜三十秒以内。”
乔纳握着一杯无味的果汁,说,“他们总是这样吗?”
帕特里克喝完了酒,杯子抵着他的肩膀倾斜着,“哪样?”他说。
“我不知道......”乔纳耸耸肩,“假装不知道对方爱自己?”
“哈,”帕特里克赞赏地笑了一声,伸手去够桌上一包开封了的薯片,杯子因此滚落在地,“你倒是很敏感。”
“我以为这是个公开的秘密,”乔纳说,“为什么大家不帮他们一把?”
帕特里克开始往嘴里塞薯片,“只是因为她是我的继妹,并不意味着我要负责她的下半生幸福。再说了,萨姆绝对是我见过最固执的女孩,她听不进任何人的话。”
“我猜你没谈过失败的恋爱?”帕特里克扭头盯着他,“没有被甩过?”
乔纳看着手里的杯子,勉力扯了扯嘴角,希望不要想他想的那么尴尬,“没有,”他说,“我没谈过恋爱。”
“我半年前才出柜,虽然我12岁就知道我可能喜欢男孩,我猜出柜的时间有点太晚了——我遇不到什么合适的人,然后我就转学来了这里,”乔纳喝了口果汁,对着帕特里克笑了一下,“现在我不觉得转学是件坏事了。我想,可能是我除了出柜之外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
帕特里克看了他几秒钟,嚼碎了薯片,随后回给他一个幅度大到有点醉意的微笑,眼睛弯弯的,“一样道理。”
“我不能就这样走过去告诉他们,'嘿我觉得你们彼此相爱,应该干脆点在一起',有些决定只能由你自己做,就算全世界告诉你转学是个好事情,你在真的去做之前也不会相信的,你才是那个站在十字路口的人,其他人不过是形同虚设的红绿灯罢了。”
“更重要的是,”帕特里克说,又往嘴里塞了一把薯片,“这两个愚蠢的好人,都觉得自己配不上对方的爱。”
帕特里克说,“这简直又蠢又......”
乔纳补充道,“甜蜜。”
帕特里克停住,他像是思考了几秒钟,然后饶有兴趣地盯着乔纳又展开一个笑容,“你说的对。”
他突然从沙发上坐起来,把头发拨到耳朵后面去,兴致勃勃地说,“你想吃冰淇淋吗?我们去吃点冰淇淋怎么样?”




TBC

评论(3)
热度(35)

© backtosille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