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内心充斥着羞耻与狂喜
新浪微博:@二元一仟粉

第七夜 Part 2

第七夜


Part 2


*


第四夜


巴黎已然兵临城下。


空袭的飞机开始往城市里投下炸弹,为后面的地面攻击开路。


不再有人来教堂祷告。


晚餐时分,有位修女被随爆炸落下的砖块砸中,死去了。


米迦勒来的时候,塞拉斯没有在鞭笞自己。他穿着修士服,跪在十字架前,但鞭子是干的,没有沾染任何血迹。


塞拉斯听见翅膀扇动的那一声轻响,回过头来,有一滴眼泪因他回头的动作从眼眶中滑出,挂在他的颧骨上。


“塞拉斯?”米迦勒说。


“我……”塞拉斯无法回答。他扭头看了看十字架,又回头望向米迦勒,“我不知道……”他的睫毛颤动着,又一滴眼泪直直地落下来,在他的修士服上洇出一块水迹。


米迦勒说,“你曾说过你从未心存疑虑。”


塞拉斯摇头,“我并没有……”他说,“心存疑虑。”他朝米迦勒的位置靠近了几步,“我从不对主的意志心存疑虑。”


“但是,”塞拉斯问,“到底哪一个是主的意志?”


米迦勒低头看他,巨大的翅膀如同一双大理石塑像一般沉重地悬在他身后,然而,当他叹息般地开口——“塞拉斯,”米迦勒说,同时收起翅膀,那雕塑般的翅膀划破空气的声音竟被那叹息般的一声轻易盖住了。


“人类的意志在动摇,”米迦勒说,“我能感受到。”


塞拉斯望着他,“我们该接受死亡吗?”


他低头望向地板,一滴泪水从他低垂下来的睫毛的缝隙中落下,混在从米迦勒身后透来的荧白月光里。他又抬起头来重新看向米迦勒。


“这就是了吗?”塞拉斯的睫毛湿漉漉的,和他的眼睛一样,仿佛不能承受泪水的重量似的颤了一下,但仍然固执地盯着米迦勒,“这就是了吗?”他问,“死亡,就是对我们最后的判决吗?”


米迦勒轻轻地皱起了眉。


“人类的错误已经不可弥补,唯有死亡……”塞拉斯说,焦急地望着米迦勒,妄图从他的脸上搜寻出答案来,“唯有死亡才是正途。是吗?”


米迦勒叹了口气,这叹息让塞拉斯的肩膀一抖,又一滴泪从他眼眶里落出来。


“塞拉斯……”米迦勒靠近了塞拉斯,“我没有放弃人类,我……”米迦勒忽的停住,伸出手去,用拇指轻轻拭去塞拉斯脸颊上挂着的泪珠,“还没有放弃。”


塞拉斯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一些话涌到他的嘴边,让他的眼角涨得发疼。他张嘴想再说些什么,米迦勒却把手指移到了他嘴唇之间。


“别问,塞拉斯,”米迦勒轻轻地用拇指抵住了他上下嘴唇之间的缝隙,不容拒绝地阻止了他的开口,“别问。”


米迦勒摇了摇头,“你还没有准备好知道真相。”


塞拉斯的呼吸急促起来,他浅蓝色的瞳仁尖锐地颤动,如同两粒脆弱的玻璃珠子,因他不同寻常的情感仓皇地滚动,他的嘴唇在米迦勒的手指下细微地开合,却因为那如重千钧的手指而无法吐露一个字。


“我会寻找合适的时机。”米迦勒说。


“而现在,”米迦勒的手指轻轻抚过塞拉斯的嘴唇,“去睡吧,静候时机到来。”


塞拉斯无法拒绝。


米迦勒的手指从塞拉斯的脸颊滑过,他最后看了塞拉斯一眼,接着他像往常一样开口。


“愿主保佑你。”米迦勒说,然后他像来时一样离去了。


*


第五夜


第五个晚上,米迦勒没有来。


塞拉斯选择了等待,然而,直到他的窗口重又透进阳光,米迦勒仍然没有出现。


伴随着阳光到来的是新一轮的轰炸。教堂已经没有多少剩余的建筑物了,他们被迫在地下室进行祈祷。


直到夜幕降临时空袭才停止。塞拉斯在晚祷时得知,今天共有三个人死去。


*


第六夜


塞拉斯一开始并不确定米迦勒是否真的降临。他太痛了,从后颈传来的钝痛让一切都像罩在水里一般的不真实。


所以他只是躺在那儿,手里握着自己的苦修鞭,它已经被血浸得透湿。那么重,塞拉斯用力到手指发白才能勉力将它握在手里不至滑落。紧紧缚着的苦修带让他的左腿只能保持僵直,稍微弯曲就会血流不止。


他的身上血迹斑驳,有些血迹已经干涸,透出灰败的黑色,有些血迹依然新鲜,在月光下滑过他苍白的肩膀,胸膛,腰腹,然后滴落在地。


他甚至没有听见翅膀扇动的声响。


“我以为你停止了鞭笞。”米迦勒说。


塞拉斯艰难地转过头,停了好一会儿,才说,“我以为那是对的。”


疼痛让他的话语变得断断续续,“我以为,死亡既然是最后的判决,那么未洗清的罪恶介时都会得到最妥善的清算。但是我错了,”塞拉斯说,他试着举起鞭子,但它终于从他不堪重负的手中滑落,“有些人不应得到一场干脆的死亡。”


“为什么你这么想?”米迦勒问。


塞拉斯闭了闭眼,话语仿佛剜过他嗓子的刀片,他要费尽全力才能吐露一个字眼。“主教死了。就在我眼前,他被埋在废墟里。”塞拉斯说,“他离我那么近,我本应与他一同死去。”


塞拉斯坐起身来,大腿在弯曲时禁不住一阵抽搐。“我……”塞拉斯说,他本不具有置喙的权利,但他还是说了,语调因愧疚和忐忑而不稳,“我昨晚等了一个晚上。”


“这是对我的惩罚。”塞拉斯说,“为我愚蠢自大的想法,竟认为死亡能洗清所有罪恶,我……”塞拉斯的语调颤抖着,“我不配……”


米迦勒皱起了眉。


“我想的是,”米迦勒突然打断他,“生命是这世界上最美的事物,而死亡不是。即使是为了审判罪恶的死亡,其美丽也不如生命本身的十分之一。”


“我让你等待,”米迦勒说,“等待并不是惩罚。”


“我将会告诉你真相,但在此之前,”米迦勒说,“我希望你能先将苦修带解开。”


塞拉斯犹豫了一会,按照米迦勒要求的做了。苦修带剥离皮肉时,塞拉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手指抽搐得几乎无法拽下那带着倒刺的带子。


直到苦修带“叮”地一声落在地上,米迦勒才开口。


“我的离去是因为我在寻找,”米迦勒说,“我不敢肯定你是我要找的人,我不敢肯定你是否承受得住真相。”


“我每次见到你,你总是那么虚弱,伤痕累累,但是你又如此顽强。你伴随血液流出的痛苦缠绕着你,但你却视若无睹。”


“然而我发现,不只是身体,你的思想同样令我着迷。你有着一颗我从未见过的柔软脆弱的心灵,但与此同时,你的意志却如此强大。你是我见过所有矛盾的集合体,我从未见过的事物,一个与我完全不同的事物,一个人类。”


米迦勒走向塞拉斯,他屈膝跪下,拿过塞拉斯手边的苦修鞭,“和你想的不同,我还没有放弃人类,我不愿放弃人类。”他将苦修鞭放到一旁,“我在寻找帮助你们的方法,但是这在你们完全不知真相的情况下几乎是不可能的。”


“我选择告诉你真相,是因为在这点上我和你们没有区别,”米迦勒说,“我并不知道,哪一个才是主真正的意志。”


塞拉斯望着他,被全然的惊讶击中了。


“主没有明确地告诉我们他的意图。我们找不到祂。”米迦勒说,“但是我做了自己的选择,我选择了帮助你们。”


“是人类,”米迦勒抬起手来,替塞拉斯抹去他额角即将滑落的血迹,“教会了我生命,以及生命的意义。”


塞拉斯干裂的嘴唇开合着,他吞咽了一下,尝试着说些什么,但仍然一个音节都无法发出。血污在他苍白的肤色下被映衬得更加的触目惊心,灰尘和血让他的头发结成一缕一缕盘伏在耳旁,但他望着米迦勒,那月光融进他的眼睛,让米迦勒清楚地看到那因哭泣而微微泛起的粉红和其中蕴藏的晶莹泪水,“这就是真相吗?你不明确主的意志,但你选择帮助我们?”


“是的,”米迦勒回答。


“但是,人类的罪恶……”


“仍有被救赎的可能。”米迦勒说。


塞拉斯闭上了眼。


“我从未想过,”塞拉斯舔了舔嘴唇,“会有另一种可能存在。”


“它的确存在。”米迦勒说,“我选择了你们,你呢?”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塞拉斯睁开眼。


“请允许我跟随您的指引。”塞拉斯说。


*


第七夜


他们在第七个夜晚离开,去找寻人类新的救世主。


塞拉斯才得知,米迦勒每晚从另半边地球飞来,从沙漠到巴黎,半个地球的路程被压缩到一个铺满月光的夜晚里。


Fin.


我知道突然讲剧情了感觉就全没了,我知道全程ooc,结尾言情得没法看,对不起读者大爷们!我自己的坑!我自己的错!谢罪!


更加爽雷更加言情的彩蛋在下边,为了大家避雷空几行↓


bonus


沙漠的天气又热又干燥,晚上却冷得要命。


尚未出世的救世主藏在一家破旧的餐馆里,有着一个不负责的妈妈,并非亲生即将成为他父亲的爸爸。以及一个保护他的天使和苍白的修士。


餐厅没有暖气,万幸的是,天使有翅膀。


即使那双翅膀看起来像坚硬的大理石雕像,但它——或许这就是天使的神奇之处了——依然和它听起来一样柔软。


“我曾经以为,”塞拉斯一边说一边调整了一下姿势,“我这样会压到你吗?”他小声问。


“不,完全不会,”米迦勒侧身躺着,这样他就能把另外一边翅膀盖在塞拉斯身上了。


“你曾以为什么?”米迦勒问。


“我曾以为你不是真的。”塞拉斯说,似乎自己已经感到了羞耻,“我以为,你只是我的幻觉一类的。”


塞拉斯不安地动了动肩膀,“我没和任何人提过你,甚至是……甚至是主教,”他说,“我想,如果你是我的幻想,”


“就算你是我的幻想,”塞拉斯停顿了一下,“拥有你也比没有好。”


米迦勒没有做出回应。在这场沉默变得漫长之前,塞拉斯犹豫着开口。


“一个,”他说,“神迹,我不得不……”


米迦勒打断他。


“塞拉斯,”他叹了口气,“是什么让你觉得你不值得一个神迹呢?”


End.


首先我谢罪,但是我拒绝悔改我对他们的言情脑洞!我就是这么肤浅对不起!下面是一些方便理清这一团乱麻的剧情和关系的小注解,避免大家心里说“wtf这写的什么鬼”↓


1.所有宗教bug,我都接受指正,非常抱歉,我就是瞎写


2.塞拉斯认为自己有罪,第五个晚上米迦勒没来是因为他停止用苦修洗涤罪恶


3.米迦勒说这么多其实就是心疼塞拉斯(我的错!这么言情我的错!),但他不能直接说“不!不要这么对自己!我心疼!”天使的教条嘛。于是他告诉塞拉斯真相,也算是赌一把,因为他真的挺怕塞拉斯走极端,虔诚到直接一刀了断自己


4.这就是一个七天爱情故事,很简单的哇。认为自己不值得被爱的小天使塞拉斯和默默注意了很久最终表白成功的大天使米迦勒的爱情故事,没错,就是作者一个充斥着羞耻与狂喜的脑洞


评论(3)
热度(21)

© backtosille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