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满干劲的肉文爬墙运动员

Kingsman Merlin/Harry我说我们得有个孩子

我说我们得有个孩子

Merlin/Harry


因为好伙伴说,她想看扮猪吃老虎的温润文科男和严肃认真却爱吃甜食的理科男谈恋爱,我想了想,给她一巴掌说,“想要Merlin和Harry的高中恋爱故事就直说,这么多废话做什么?”

然后就有了下面这些故事。


算是AU

可能会有一些电影剧情重新演绎




“Merlin,”Harry盯着自己的数学作业本,手上转着一只铅笔,“你说你要怎样才能帮我写微积分作业来着?”

Merlin头也没抬,把手里的书翻过一页,说,“怎样都不行。”

“真残忍。”Harry微微泄气地皱着眉,铅笔在纸上犹豫着圈出了一个答案,“这句话是对被你浪费了的数学天赋说的。”

Merlin哼了一声,没有更多表示。

Harry等了一会,但身后除了翻书声什么都没有。他扭头说,“这挺不公平的你知道吗?”

Merlin抬起一边眉毛,Harry又把头扭回去,“你数学和物理成绩都比我好,却要去修文学。”

“太不公平了。”Harry又圈出一个答案。

Merlin笑了一声,“你父亲认为你家族中的文学学士太多了并不是我的过错。得到爵位总得付出些代价吧?”

Merlin又翻了一页书,“我只是在正确行使自由民的权利而已,生在中产阶级就这么点好处。”

Harry大大地叹了口气,就连因为根深蒂固的礼仪而挺直的脊背都略微弯下来,“父亲不明白微积分的杀伤力,”他说,“而你则不懂分担男友的忧虑。”

Merlin半心半意地听着他的抱怨。

“还有,”Merlin说,“不止数学和物理,我哪科成绩不比你好了?”

Harry的笔顿了一下,提高了音调,“你这是在——”

Merlin对他的反应浑然不觉,“你游起泳来像只残疾的鸭子。”

Harry的脊背猛地一下挺得笔直,转过头来怒视着他。

“无礼,”他说,“你这粗鲁的光头。”

“噢,”Merlin轻快地说,“这可真是个彬彬有礼的称呼。”

“我生气了,Merlin,”Harry宣布道,“我生气了,我不会答应你从现在开始往后的三次求婚的。最起码三次。”

Merlin被逗乐了,“我目前为止还一次都没说过呢,”他把书搁在大腿上,朝Harry凑过去,“我的设想中最近的一次起码得等到下一学期结束以后,第二次大概在大学毕业,第三次是在……”

“你这是什么表情?”Merlin说,比平常的语调更加饶有兴趣,“你的确明白法定结婚年龄的意思不是‘法律规定必须结婚的年龄’吧?”

Harry稍稍地眯起了眼睛,“无谓的时间的浪费会导致变故陡生。”

Merlin盯了他一会儿,直到Harry的肩膀紧绷起来,眼神飘往别处,心虚地放大音量问道,“怎样(What)?”

Merlin伸出两根手指。

“第一,”Merlin说,“你觉得谈恋爱是无谓的时间的浪费?这可不像是嫌弃数字和公式不够浪漫的人说出的话,”

“第二,定义一下’变故陡生‘,”Merlin凑近Harry的脸,对上他的目光,“我是否可以合理猜测你是在害怕我悔婚?”

Harry垂着眼睛,盯着他和Merlin几乎要碰到一起的鼻尖,闷闷地说,“证据不足,拒绝回答。”

“好吧,”Merlin毫不在意地又靠回他的扶手椅里,拿起搁在腿上的书重新打开,“可以理解,毕竟你的担心和我无关嘛。”

Harry刚刚准备要说些什么,Merlin又说,

“顺便说一句,”Merlin的手指滑过书脊,寻找着之前看的页数,“我认为你父亲干涉你学业的做法应该被时代所淘汰,从你这一代开始终结。”

“青少年有权利选择自己的道路,而不是顺从家族的意愿。”Merlin说,“你觉得如何?”

“……”Harry皱了皱眉,“什么如何?”

Merlin的手指停在某一页上,他歪了歪头,像是这个答案显而易见,

“我说,”Merlin的语气理所当然,“我们得有个孩子。”

Harry愣了一下,然后把头转了回去继续写他的数学作业。

“无赖,”Harry说,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这才算不上一个求婚呢。”




“早安。”Merlin朝Harry点了点头,把报纸翻了一页,“咖啡在壶里,早餐在桌上,西装熨好了挂在架子上。”

Harry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问,“Roxy和Eggsy呢?”

“还没醒,在楼上。”Merlin又补了一句,“今天星期日。”

“哦。”Harry说,飘进浴室里开始洗漱。

挤牙膏的时候他想,怎么生活一直这么不公平,熬夜和宿醉不应该避开Merlin只朝他一个人来。


Harry出现在孩子们面前时总算是整洁的。

“Daddy!”Eggsy握着他的三明治热情地朝Harry尖叫,蛋屑洒了一桌子,“早安!”

Roxy就淑女了许多,她朝Harry笑了一下,说,“Daddy,早安。”

Harry朝自己的座位走去,努力用最饱满的精神和孩子们问好,“早安啊,宝贝们。”

Merlin在他落座时端着一壶咖啡走过来。

“还好吗?”Merlin问。

“不算坏,”Harry嘟哝着,拉着Merlin的羊毛衫给了他今天的第一个吻,“只不过你有点太好了。”Harry抱怨道。

Merlin笑着又在他嘴角亲了一下,“很好嘛,你还有力气抱怨。”

Harry拿起咖啡杯喝了一口,才有力气对Merlin翻了一个小小的白眼。

“Daddy,”Eggsy目光炯炯地望着他,“继续告诉我们你们俩的故事嘛,昨晚你都没讲完。”

“嗯,”Harry哼了一声,开始往餐包上抹黄油,“昨晚我们讲到哪儿了?”

昨晚是为数不多的全家齐聚的晚上,好不容易哄睡了两个孩子之后,爸爸们当然要做些大人做的事。所以别让他试着回忆昨晚发生了什么,那真是,非常影响家庭和睦。

“你们的蜜月!”Eggsy说,挥舞着他的三明治。

“在墨西哥,”Roxy补充。“你们的漂亮大游艇上。”

“噢,”Harry说,在心里快速地过滤着他们蜜月的记忆,思忖着要怎么编谎填补上他们中途跳下游艇追捕墨西哥湾的最大毒枭这段插曲。

“那可真是一艘,”Harry缓慢地给餐包抹着黄油,“很大的游艇。”

“哇,”Eggsy一脸期待地重复,“一艘好大的游艇。”

“你们有在甲板上亲亲吗?”Roxy问。

“唔,怎么说呢,”Harry朝女儿眨了眨眼,“当然有啦,”远不止亲亲,“每当日出日落。”

Roxy神往地放下了叉子。“这真是,”小女孩憧憬地说,“真是太浪漫了。”

“也有不浪漫的,”Merlin在一旁补充,帮Roxy倒上了橙汁,“你爸爸每天晚上都被好多墨西哥女郎纠缠。就好像没看到他戴着婚戒似的。”

Roxy摇摇头,“真无礼。”

“是的,亲爱的,”Merlin轻轻亲了一下Roxy的额头,“但是你知道,墨西哥女郎嘛。”

“而且你爸爸每晚都穿得像只耀武扬威的花孔雀。情有可原。”Merlin说。

Harry不高兴地踢了一下Merlin的小腿,“我的西装都是你选的。”

Merlin毫无愧疚地承认,“是啊,”他理所当然地说,“也没让你穿给其他人看。”

Harry竖起餐刀,示意话题终止,“你这是强词夺理。”

Merlin耸耸肩。

这时Roxy说,“你们应该亲亲。”小女孩认真地思考着,“你们应该很用力很用力地亲亲,在那些墨西哥女郎面前。”

Eggsy搭腔,“让她们都看见,在所有人面前。”

“把Daddy推到墙边,”Roxy对Merlin说,语气像是他们去年春天在苏格兰围猎时讨论如何追捕羚羊,“然后吻他,越激烈越好。”

“弄出点声音,”Roxy说,这女孩儿还真是像Merlin像了个十成十,“打翻酒杯,或者随便其他什么东西。”

Harry和Merlin对视一眼,尝试着说点什么,Eggsy却抢先一步兴奋地附和,“对!”

Eggsy大力点头,“就像你们昨晚那样!”


然后是Harry的餐刀掉落到盘子上“叮”的一声脆响。


“Eggsy!”Roxy气急败坏地喊道。

“你们……”Harry说。然后再也说不出了。他现在只感觉宿醉的头疼千百倍地袭来,他一定还没醒,没错,他一定还是醉着的,这只是幻觉。

Merlin清了清嗓子。

“你们,”Merlin严肃地说,“以后不许装睡。”

两个孩子对视一眼,乖乖地低下头去吃自己那份早餐。

Harry揉了揉太阳穴。

现在好了,他想,当初明明说好了只要一个孩子,到底是什么让他们觉得两个孩子更好养啊?


而且,不,他永远也不会对孩子们承认。Harry阴郁地想,他们的确在那艘大游艇上做了那些事。




“Daddy,Daddy,这是我第一次出任务,我好激动,跟我说说话,跟我说说话嘛。”

Harry目不转睛地盯着通讯屏幕上显示的卫星云图,对着耳麦说,“Eggsy,这是公共频道。”

Eggsy在另一边不高兴地嘟哝了一声,“反正也就只有你和爸爸听见,也没差啦。”

“我真的——好——紧——张——”Eggsy拖长了声音,“Galahad,帮帮新人嘛。”

Merlin的声音同时从身后和耳机里传来,“Eggsy,这是窃听器,不是情感咨询热线。”

Eggsy闷闷不乐地收了线。


Merlin安静地敲打了一会儿键盘,突然一蹬转椅滑到Harry身旁。

“我太严厉了吗?”Merlin问。

Harry把Eggsy正潜入的那栋大楼的结构图调到屏幕上,说,“别紧张,他会长大的。”

Merlin点了点头。


二十分钟后,Eggsy再次接通线路。

“Daddy!”Eggsy兴奋地说,有些气喘吁吁,“我完成啦!”

Harry向Merlin投去“告诉过你吧”的目光,然后说,“干得好,Eggsy。”

“新问题,爸,”Eggsy说,声音有些抖动,像是在奔跑,“我七分钟前刚交了个女朋友,我要怎么讨好她?”

Harry挑起一边眉毛,望向Merlin。

Merlin正帮忙把Eggsy奔跑路线上的红外线逐个关闭,语气认真地回答,“惹她生气,再向她求婚。”

“真的?”Eggsy狐疑地说。

五秒钟后,屏幕上标着“Eggsy”的红点在一扇门前面停住。

“最后一个问题,Daddy,”Eggsy问,“小时候你说你因为生气没有答应爸的三次求婚,那你们到底什么时候才结的婚啊?”

“别担心,”Harry回答,“他第二天就把那三次求婚全用完了。”

Merlin在一旁说,“第三天是周日,所以我们第四天结的婚。”

“现在,”Harry的手指停在键盘上,“去追求真爱吧Eggsy,别忘了把摄像头关掉。”


Fin.


似乎有点OOC,但是我尽力了,上天赐福Merlin/Harry







评论(10)
热度(135)

© backtosille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