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内心充斥着羞耻与狂喜
新浪微博:@二元一仟粉

关于微笑 The Game Joe/Endeavour Morse拉郎

关于微笑。


“你知道吗,”乔吸了一口烟,缓缓地吐出来,然后说,“你大概是唯一一个没问过我为什么不笑的情人。”

摩斯正忙着研究碎纸机的工作原理,半心半意地嗯了一声,继续蹲下身去盯着它的玻璃窗口。

“所以,”乔说,把烟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坐到了摩斯的办公桌上,“你为什么不问?”

摩斯低着头没理他。

“摩斯?”乔叫了一声。摩斯依然没反应。乔早就习惯了——摩斯一认真起来就这样。

“摩斯,”乔又叫了一声,“摩斯?”接着又叫了一声。

摩斯的肩膀抖了一下,然后他抬起头来,“什么?”他茫然地说。

“你为什么不问,为什么我不笑。”乔说。

摩斯站起身来,四处张望了一下,像在寻找什么,最后他朝自己的办公桌走去。

他一边走一边说,“我不知道啊,你为什么不笑只有你自己知道。”

乔盯着摩斯走近办公桌,从台灯旁边拿起一份文件,在摩斯转身要走的时候乔拉住他的衬衫。

摩斯扭头看他,“怎么了?”

乔不说话,轻巧地摁灭了烟头继续盯着他。

摩斯皱起眉,“你是在用审问那套对付我吗?”

乔的嘴角动了一下,这是一个类似于微笑的表情,“你是怎么认为我们的审问会如此温柔的,摩斯警员?”

摩斯依然皱着眉,“出于人道主义精神?”

乔挑起一边眉毛不置可否地点点头。

“好吧,”摩斯叹了口气,“你的确不常笑。”

“但是这没什么区别啊,”摩斯说,手指在文件袋上磨蹭着,目光在乔的眼睛和嘴角之间来回转移,“我是说,又不会因为你不笑就不漂亮,或者你不笑我就不爱你之类的……”

办公室里唯一亮着的一盏台灯让一切都变得只是依稀可见,摩斯盯着乔嘴角的阴影突然说,“你是在笑吗?”然后目光很快又低到地上去,“算了——”

乔在摩斯转身之前伸手勾住他皮带上的搭扣把他拉向自己。乔圈着摩斯的腰对上他的目光,“算是吧,”乔说,“我挺开心的。”

摩斯眨了眨眼,“所以这的确是个人道主义精神的审问咯?”

乔用拇指轻轻抚过摩斯的颧骨,停留在他的嘴唇边,摩斯的睫毛颤动着,视线闪躲了一下,最终还是停在了与乔视线交汇的地方。暖黄的灯光让他们的瞳孔变得一深一浅。

“你总是这么害羞,不愿意先承认是在和我调情。”乔说。

摩斯没有反驳。

“但是认真的?”摩斯说,“情人?别以为这句我没听见。”

乔终于低声笑起来,他寻找到摩斯的手,不管文件袋掉到地上“啪”

的一声响,把它握进掌心里,摩挲着无名指上那枚在黑暗中微微反光的戒指,“抱歉抱歉,”乔亲吻着摩斯的嘴角说,“我的丈夫。”


————————

“然后呢?”乔伊丝给她的哥哥端上一杯热茶,在他的对面坐下,“然后怎么了?”

摩斯喝了一口茶,说,“他笑了,然后亲了我。”

“就没了?就没了?”乔伊丝翻了个白眼,“老天爷,不知道你们到底是浪漫还是纯情,在空无一人的办公室里竟然没有——”

“乔茜,”摩斯打断他的妹妹,“我真的不觉得在公共场合与他人发生性关系是个好提议,即使是丈夫也不行。”

“而且,”摩斯心不在焉地又喝了一口茶,被烫得缩了一下肩膀,“我说谎了。我意识到——”

摩斯双手握着茶杯,用食指不停勾着杯子的把手,“我意识到他笑起来的时候我好像更爱他了……”

“噢摩斯,”乔伊丝叹了一口气。

她看着自己的哥哥,微笑着摇了摇头,“你真是……你真是看着就让人想亲一口。”




什么叫做不务正业,拉郎成瘾。


评论(3)
热度(14)

© backtosille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