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满干劲的肉文爬墙运动员

Morse如此纤细,脆弱敏感。光是想想他穿着白色背心和来不及换下的黑色西装裤,一边查阅笔记本电脑上的资料一边左手端着一碗冷掉又重新微波过的意面,吃下一口时略微耸起肩膀,嘴唇上有橙色的酱汁,就能让人兴奋得颤抖。

他还不知道他的杀伤力。他蜷曲在耳侧和颈后的柔软发丝,他颤动的,脆弱的,像蝴蝶翅膀一般闪烁的眼神,他温和的,害羞的笑容,瘦削的肩膀,他的所有。

他的眼睛在黑暗中颜色更深,瞳孔边缘是一层像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天空般的深蓝色,中间则是稍微浅一些的,日出时的海洋。

当他哭泣时,鼻尖和颧骨上泛着一层粉红色,眼睛周围和嘴唇则是深红,湿漉漉,但却是冰冷的。

他站在冰冷的晨间雾气里,脸颊苍白,和他身上穿的衬衫颜色相近,只有嘴唇泛着微微的粉色。他呼出的白色雾气缓缓散开,融进晨雾里。是什么东西,冰冷,湿润,又如此柔软?

他的眼神就像一头惊慌失措的鹿。在黑暗的林中公路上,突然有一束雪白的光锁定了它,它惊吓过度,只能一动不动,缩小的瞳孔像针尖般微微颤抖。那就是他的眼神,Morse的眼神。

他让人想照顾他。因为他身上流露出,他缺乏疼爱。他从未相信,他是可以被爱的。

Morse必须知道,他完全值得被爱。

。如何成为Morse苏(糟糕的脑洞)

我大概高烧不退,小摩斯毁了我的大脑。


评论(2)
热度(57)

© backtosille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