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满干劲的肉文爬墙运动员

拖油瓶和单身汉3

拖油瓶和单身汉

3

真的男人才不会被腿麻击败。加百列在扶着滑梯和儿子站稳之后快速地进入了备战状态。
“下午好。”加百列一边微笑着说一边心想,哎哟我去,膝盖怎么伸不直啊。
米迦勒面色如常地说,“下午好,加百列先生。”
加百列一边偷偷不停地变换身体重心一边说,“叫我加百列就好,不用那么客气,米迦勒。”
米迦勒略微停顿之后从善如流地回答,“如你所愿,加百列。”
Oops。加百列发现他好像开心得感觉不到自己的右脚掌了。

“看起来你们父子的关系很亲密,”米迦勒说,“亲自来接儿子放学?”
“是的,”加百列笑着摸摸亚历克斯的头,“我觉得有时候应该和他更贴近一些。”
“那你又为什么来?”加百列微笑着看着米迦勒,好像他完全不知道他儿子今天中午扒着老师的裙子想要得到米迦勒的电话号码。
亚历克斯看着他俩,脑袋瓜子里只觉得大人怎么这么复杂。这两个人就要这么一直假装不是为了见到对方才来幼儿园的吗?大人都做这种蠢事吗?
米迦勒也脸色如常地回答,“我来给我姐姐送婚礼卡片的设计图稿。”
“婚礼?”加百列挑眉,“真是恭喜啊,她们看起来是幸福的一对。”
“是啊,”米迦勒的脸带上了一丝无奈,“三个月前我姐姐才告诉我她和伊芙琳小姐其实已经维持情侣关系长达五年,现在又告诉我她们一个星期后就要结婚了。”
“要不是因为她是我姐姐,”米迦勒说,“我真的会以为她在开玩笑。”
加百列笑起来,“然后她们就开始让你操办婚礼了?”
“绝大部分,”米迦勒肯定道,“本来我们打算今天下午敲定餐巾颜色,但现在看来她们似乎要丢下我去试试一家新开的印度餐厅。”
“深表遗憾。”加百列脸上还是带着笑容,“也许是你太让人信赖。”
米迦勒兴致盎然地挑眉,等着他的解释。
“你看起来就像是会照顾好一切,安排好一切。”加百列说,“可以轻易地在樱桃和榛果之间抉择,懂得分辨各类发泡酒的不同,还会根据婚纱给捧花扎出不同造型,”
加百列说,“我说的对吧?”
米迦勒打量着他。
“不能说你是错的。”米迦勒说。
加百列大笑,“我就知道。”
“我在这些问题上就没及过格。”加百列说。
“一回生,”米迦勒回应,“二回熟。”
加百列刚想说些什么,伊芙琳就挽着乌列的手臂走过来。
“米迦勒,”乌列说,拍了拍伊芙琳的手背,“我和伊芙琳今晚想去吃那家新开张的印度餐厅。”
告诉过你,米迦勒平静地看了加百列一眼。
“你要一起来吗?”乌列说。
米迦勒揉了揉鼻梁,“你看起来就是想让我回答'不',但是我要说,”
米迦勒叹了口气,“不,我不喜欢咖喱和香料。”
“哦弟弟,”乌列说,语气遗憾脸上却笑开了花,“那真是太太太太可惜了。”
“我们明天再来决定餐巾的颜色,”乌列笑着说,“现在,借你的车给我用一个晚上你不会介意吧?”
乌列又补充,“我的车拖去做年检了。”
米迦勒认命地掏出车钥匙。
伊芙琳凑上来吻了吻他的脸颊,“你真是太体贴了,米迦勒。”
乌列接过钥匙,“地铁只要三站路,我相信你能搞定的,弟弟。”
伊芙琳朝他挥了挥手,“先走一步,亲爱的。”
于是这两个美丽的女人就踩着笃笃作响的高跟鞋在四处乱蹿的小孩中远去。

加百列看着她们的背影,感觉事情好像有那么点蹊跷。所以现在……是只有我们两——不,加百列低头看了看正玩泥巴的亚历克斯,我们三个人咯?不做点什么心脏总有点扑通扑通地不安稳啊。
加百列突然说,“不然,我送你回去?”
米迦勒扭头看他。
“你知道的,”加百列说,“现在是高峰期,地铁什么的,不太方便。”
米迦勒看着他。“现在是下午三点半。”米迦勒说。
“嗯,”加百列面不改色地说,“下午茶高峰期和接孩子高峰期。”
“哦,”米迦勒淡淡地说,“是吗?”
“是啊。”加百列肯定道。
米迦勒点点头,“好吧。”
加百列露出一个笑容。他低头叫道,“亚历克斯,”加百列揉揉他的脑袋,“今天我们先送米迦勒叔叔回家。”
“好。”亚历克斯答应着。

亚历克斯盯着他爸爸十六颗牙全露出来的笑容和眼角的笑纹,突然想起上自然科学课时贝拉老师告诉他们的一句话。
“发情期的狮子情不自禁会裸露他们的獠牙,发出吼叫来吸引雌性。”
亚历克斯想,这句话说的真是对对的啊。
*
因为堵车的缘故,加百列把车停在了一个街区以外。
“高峰期嘛。”加百列说,“我们得走过去。”
米迦勒没什么反应。加百列把这乐观地当做一个默许。谁知道呢,也许他的乐观写作厚脸皮。
于是他们三个人就从幼儿园门口,沿着最繁华的那条街往前走,直到到达那个地下停车场。路上毫无疑问地收获了无数目光。
他们的组合实在是过于抢眼。西装革履霸道拽的中年男子右手牵着一个只到他膝盖那儿的小奶娃左手拎着一个草绿色的维尼熊书包,小奶娃的另一边站着另外一位穿着长风衣黑皮靴的男人。
虽说有些奇怪,但似乎也不能找出比一家三口更适合的形容词了啊。在幼儿园对面摆摊买水果的老先生弗罗斯特这么想着。但是那位长风衣先生怎么这么无动于衷呢?莫非是吵架了?西装先生的确长了一张命犯桃花的脸——唉,弗罗斯特老先生叹了口气,拿起他最近新研究的喷灌水壶开始给水果们喷水,现在的年轻人啊。
*
米迦勒尽量放慢了脚步,以便亚历克斯能够跟上。但由于身高体长的缘故,就算加百列和米迦勒走得再慢,亚历克斯也要一路小跑磕磕绊绊才能跟上他们。
“不要抱?”米迦勒看着亚历克斯。
亚历克斯紧闭着嘴,努力使自己的表情变得很坚毅。“不要。”亚历克斯说,同时正在用眼睛表现出完全相反的内容。
“真的不要?”米迦勒又问了一遍。
亚历克斯用手指揪着书包带子,脸蛋憋的通红。“不。”他短促地说。
米迦勒疑惑地看着他。
亚历克斯真的好想扑进爸爸的怀里,让他把自己抱起来。不然米迦勒叔叔也可以,他看起来又高又强壮。可是之前已经答应爸爸不在米迦勒叔叔面前要抱抱,因为如果要他和爸爸抱抱的话爸爸就不能和米迦勒叔叔抱抱了。所以他只能在爸爸愿意的时候才能和爸爸抱抱,亚历克斯好不习惯。
“今天是他五岁四个月零七天,”加百列说,“我觉得是时候让他迈出人生的第一步。”
“对吧,亚历克斯?”加百列拉起亚历克斯的手。
拉着手让亚历克斯感觉好一点了。“对。”亚历克斯闷闷地说,吸了吸鼻子。
“好吧。”米迦勒说。
“我们走。”加百列说,“亚历克斯,小心,地上有块石头。”
亚历克斯闷不作声地迈过那块碎砖头。

*
现在是下午三点三十七分,加百列刚从幼儿园接完孩子,他理想中的伴侣正走在他的右边,接下来他们三个人要共乘一骑,运气好的话,在路上还能把下次见面的时间敲定。加百列已经开始在脑子里盘算哪家餐厅又有情调又好吃了。
千万不能着急,加百列告诫自己他的理想型似乎是个慢热型——不过没关系,他有的是时间慢慢来。
加百列正想着呢,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来。他朝米迦勒和亚历克斯抱歉一笑,接起了电话。
接完电话还没把手机放回口袋里,亚历克斯就抬起头问他,“爸爸,是谁的电话?”
“有个坏消息。”加百列把手机放回口袋里,说。
“什么坏消息?”亚历克斯问。
历克斯,”加百列蹲下来平视他的儿子,语调抱歉地说,“弗里西亚阿姨生病了,她今晚不能给我们做晚饭了,她要去看医生。”
亚历克斯瞪大眼睛,“弗里西亚阿姨生病了吗?那她会死吗?”
“不,不会的,”加百列说,“她只是需要休息几天。”
“我们不能见到她?”亚历克斯说。
“是的。”加百列回答。
“那爸爸,”亚历克斯疑惑地问,“坏消息在哪里呢?这是个好消息啊。”
“……”
加百列深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才回答,“我们回家之后没有晚饭吃了。”
亚历克斯歪着头想了一会,然后说,“冰箱里有弗里西亚阿姨上次做的布丁。”
他突然像想到什么似的低下头,“爸爸,你说的对,这真是个坏消息,”亚历克斯悲伤地说,“我会有好几天吃不到弗里西亚阿姨做的派和点心了。”
加百列决定暂时先不理会他儿子对于甜食的小想法,“布丁不能当饭吃。”加百列说。
“为什么?”亚历克斯问。
为什么?难道你要我当众回答那是我的宵夜谁也不许动吗?加百列拍拍他儿子的脑袋,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今晚我们出去吃。”加百列说。
米迦勒站在一旁饶有趣味地看着他们俩。
“我敢保证,你在这孩子三岁之前肯定没带过他。”米迦勒说。
加百列抬头看他,额头上显出几道抬头纹,“为什么这么说?”
米迦勒理所应当地说,“你看起来就像个典型的单身爸爸。”
“不会做菜,偶尔来幼儿园接孩子,毫无节制地给孩子提供甜食。”米迦勒说,“这孩子三岁之前要是跟着你,估计会因为吃太多冷掉的外卖披萨而消化系统崩溃。”
加百列皱眉,也并不是毫无节制地提供甜食,他总是会在儿子那份里留出一半给自己——
“关于做菜,”加百列开口,“我想我……”
“我爸爸没给我吃过冷掉的披萨,”亚历克斯此时突然仗义地说。
在得到米迦勒的注视之后亚历克斯说出了下半句话,“他会用微波炉热披萨。”
米迦勒扭回头继续玩味地盯着加百列。
加百列摸了摸眉毛,“好吧,我承认我不会做菜。”
“但是做菜未免也太超出单身男人所掌握的范畴……”加百列试着申辩。
“我不会说我赞同你的观点。”米迦勒笑了,“我单身,我做菜。”
加百列站起身来,举手表示认输。
“毫不惊讶。”他说。
“哇哦。”亚历克斯说,“你好酷。”
这是从伊森那儿学来的,他告诉亚历克斯会做菜的男人都很性感,但是亚历克斯还不明白性感是什么意思,于是他擅自换了一个他觉得最棒的词。
“你会做颜色很漂亮的奶油泡芙吗?”亚历克斯抓住了米迦勒的裤腿。
“是的。”米迦勒回答,任由他抓着。
“你会做吃起来脆得像曲奇的炸鱼条吗?”亚历克斯问。
“是的。”米迦勒回答,轻柔地碰了碰他的脸颊。
“你会煮超级香又白得像牛奶的蘑菇汤吗?”亚历克斯问。
“是的。”米迦勒回答,“你到底想问什么,小家伙?”
“最后一个问题,”亚历克斯轻轻地拽了一下米迦勒的裤子,他的脸正好才够到米迦勒的皮靴,说,“你会烤那种有超多肉酱,上面的芝士超级厚,可以拉出一米那么长的细丝的千层面吗?”
“唔,”米迦勒歪了一下头,稍稍牵动了一下嘴角,“有点难度,不过我想我能做到。”
“好棒!”亚历克斯欢呼道。他迅速地把头扭向加百列,“爸爸,”亚历克斯恳求,“今晚我们能去米迦勒叔叔家吃饭吗?”
加百列眨眨眼,试图理解他儿子的话。他和米迦勒对视了一眼,发现对方眼里也是全然的惊讶(虽然米迦勒总是波澜不惊的外表很好地掩盖了这惊讶),然后踌躇着说,“亚历克斯,我想,这个问题……”
“不行吗?”亚历克斯可怜兮兮地大喊,他的眼眶蓄起了一汪泪水。
亚历克斯把头转向米迦勒,这时他的一颗泪珠已经扑簌簌地从睫毛上落下来,说,“米迦勒叔叔,我今晚能去你家吃饭吗?”
“这个,亚历克斯……”米迦勒看了一眼加百列,他正头疼地揉着太阳穴,而亚历克斯的眼泪马上就要夺眶而出。
“这不是个拒绝……”米迦勒试图安抚亚历克斯,“我家里没有足够三个人的食物——”
“爸爸!”亚历克斯颤声叫道。
“好的好的好的,”加百列急忙说,“你想怎样都行。”
亚历克斯扭过头看着米迦勒。
“我家有好多好多好多好多东西可以煮。”亚历克斯说,吸了吸鼻子,防止自己突然吹出个鼻涕泡泡来。
“好吧,”米迦勒苦笑着叹了口气,“我觉得我可以去你家做饭。”
*
上车的时候遇到了点麻烦。加百列很少有搭载超过一名乘客,所以这让他有点头疼。亚历克斯习惯坐副驾驶,但是让米迦勒独自坐后座未免太过诡异。最后是米迦勒和亚历克斯一起坐了后座,加百列独自一人在前面开车吹凉风——多数人满意的结局。

回家的路上一直弥漫着奇怪的氛围。一路上还连等了三个红灯,让加百列的心情坏到有点想喷火。
现在的故事走向完全不是他预测的那样,加百列只觉得他该找个时间和他儿子好好谈谈。
这临场发挥也太吓人了,说好按昨晚说的剧本走呢?说好的父慈子孝呢?就知道五岁娃不靠谱。加百列痛心疾首地想着。布丁全是我的,一口也不给你留。

*
处对象最忌四个字,操之过急。虽然还没操,但是第二次见面就直接带回家了这算不算急?加百列认真地思索着这个问题。

TBC
————————————————

这次超级长!有没有!写得我快猝死了!
觉得情节进展太快有点不和逻辑的姑娘我先道个歉……之前没有说这个不会是个长篇,现在说一下,这是个全年龄向非长篇甜饼,所以不会很长,应该没有肉……嗯,至少正文没有(○` 3′○)
所以下一章会有人妻围裙米嗒嗒!我脑洞还没开好!需要仔细酝酿!←这次的更新感觉脑洞已经不够用,看着没有那么爽了
话唠去治疗啦,祝食用愉快!

评论(3)
热度(18)

© backtosille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