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满干劲的肉文爬墙运动员

拖油瓶和单身汉

开学在即填脑洞!
傻甜白全员人类AU 只有一个蠢字能形容 ooc突破天际 如果觉得米大为什么那么蠢,那是因为作者蠢,如果觉得亚历克斯为什么那么蠢,那是因为加总带着他蠢,如果觉得加总为什么那么蠢——那是因为加总本来就蠢。

以下正文





*
亚历克斯今年五岁了,在维加幼儿园上大班。他知道一个秘密,是园长女儿克莱尔告诉他的。其实这个幼儿园原来不叫维加,叫春田花花,但是园长觉得春田花花这个名字太蠢了,就改成了维加。
“噢!”亚历克斯用力点点头。他想了想,问,“什么是蠢啊,克莱尔?”
克莱尔也想了想,“我不知道。”她又补充,“你应该去问伊芙琳老师。老师总是知道。”

亚历克斯在吃午饭的时候问了伊芙琳老师。
伊芙琳老师正在给她今天新换的鲜红色的指甲油补色。她放下甲油看着亚历克斯,“蠢?”伊芙琳老师说,用她的手指了指亚历克斯的餐盘, 指甲像沾了鲜血的刀刃一样在阳光下闪着光,“如果你还继续不吃胡萝卜的话长大后就会变成是蠢。明白吗?”
亚历克斯瞪大眼睛点点头。

当天晚上亚历克斯再次提到了这个词。
“爸!你好蠢!”亚历克斯指着加百列盘子里仔细挑出来拨到一边的胡萝卜大叫。
加百列正打算把布丁送进嘴里,这时停下来问,“你说什么?谁蠢?”
“你!”亚历克斯理直气壮地说,“你没有吃胡萝卜!”
加百列突然觉得这布丁有点冰得他头疼。
“谁告诉你不吃胡萝卜是蠢的?”加百列问。
“伊芙琳老师!”亚历克斯说。
现在的幼儿园老师都这么糊弄小孩吗!这样下去小孩子要怎么成长为祖国的栋梁之才!
“呃……”加百列只能搬出屡试不爽的杀手锏——“这只是对于小孩来说的,等你长大了以后……”
亚历克斯干净利落地打断他,“不!”
“伊芙琳老师告诉我,如果我不把胡萝卜吃掉,长大后就会变蠢。爸爸你从来不吃胡萝卜,而且你已经长大了,所以你现在很蠢!”
加百列看着亚历克斯,缓慢地把勺子插进布丁里。
他…………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杀手锏竟然失效了。加百列揉了揉眉心,说,“明天下午让弗里西亚阿姨别去接你了,我去接你。我需要和你们老师好好谈谈。”
一个五岁的孩子脑容量是有限的,亚历克斯的脑子只装进去了前面那句话。
“真的吗!”亚历克斯开心地叫,“弗里西亚阿姨不来接我吗?那你可以带我去买冰淇淋吗?”
加百列展开一个微笑,“可以。给你买最好吃的胡萝卜味。”

*
第二天的下午是值得记载在维加幼儿园园史上的一个下午。加百列成功地以他炫酷的登场让维加幼儿园所有妈妈们小鹿乱撞,铭记于心。后续作用是伊芙琳老师一个星期内接到了52通电话要求召开全园家长会,亚历克斯连续三个月每天收到小伙伴们从家里带来的爱心小食和“顺便问问你爸爸的电话号码”,这个我们先按下不提。

加百列一个箭步走到亚历克斯面前把他抱起来脸对脸,“你们老师呢?”
亚历克斯嘴里还塞着从伊森那儿顺过来的玫瑰烤饼,一边含糊不清地说一边伸手指了指,“那里。”
加百列朝亚历克斯指的方向看过去,有两个女人正站在园门口旁边的大树下聊天。
“哪一个?黑头发还是金头发?”加百列问。
亚历克斯皱着眉头想了想,“昨天还是黑色的。”
“好的,”加百列说,“我要去会会这个黑头发女人。叫什么名字来着?”
“伊芙琳。”亚历克斯说,“伊芙琳老师的指甲每天换一个颜色,威廉告诉我她的指甲里有剧毒,哪个小孩不听话她就在墙壁上磨指甲把他毒死。”
“有创意。”加百列说,“令人印象深刻。现在从我身上下来,你知道你多重吗。”
亚历克斯用手臂绞紧他爸的脖子,“给我买冰淇淋,我要巧克力味的。”
加百列眯了眯眼,“你就用这来威胁我?你多大了你?我以为你两年前就不穿尿布了。”
“我!五!岁!”亚历克斯尖叫,“我是大孩子!给我买冰淇淋!不然我现在就尿在你身上!”
加百列笑了,“这才是我儿子。等会给你买两个。”他抱着儿子朝园门口走去。

*
“打扰了,”加百列面带微笑地对黑头发女人说,“你是我儿子亚历克斯的老师吗?”
伊芙琳转过头,看了加百列几秒也微笑着对她说,“是的。”
今天她的指甲是暗紫色,看起来毒效应该是类似含笑半步癫。亚历克斯想。其实他也不知道含笑半步癫是什么,只是听伊森说这东西很厉害而已。
加百列轻松地把亚历克斯的屁股一颠换到左手,伸出右手说,“我是亚历克斯的父亲加百列。”
伊芙琳也伸出右手,“非常高兴认识你,加百列先生。”
加百列点了点头,随即把目光移向了站在伊芙琳旁边的金头发女人。
伊芙琳介绍道,“这是我的爱人,乌列。”
乌列微笑了一下。
“噢。”加百列说,“很高兴认识你。”
加百列握手的时候心想,这女的力气真大。
按照加百列的预想,接下来他应该得体地表现对他儿子教育的关心顺便提一下关于教育方式的问题。但俗话说人算不如天算,加百列万万没想到下面这一分钟发生的事情会改变他的一生。

“伊芙琳小姐,我非常肯定你对我儿子的成长做出了很大的……”
“乌列。”
一个声音从加百列背后响起,还伴着脚步声,就这么轻柔地打断了加百列的话。
加百列艰难地越过亚历克斯的脑袋向后看去,他看到一个男人正从他身后走来,站定在金发女乌列旁边。
“幼儿园门前的路都堵了,车子我停在那边。”那男人说。
加百列眼睁睁地看着他,像是他不是刚刚报告了路况而是吟诵完一章圣经。
“车钥匙给你。”那男人用跟之前一样地语气说。他伸出手,一串车钥匙挂在他修长的食指和中指的第一和第二指节中间。
加百列无法把目光从他的手指移开,像是上面泛着柔和的圣光,车钥匙也变成了圣物。
加百列搂着亚历克斯的小屁股的手禁不住微微颤抖,他忍不住用目光把那男人从头到脚舔了一遍。
他V颈露出的锁骨和下面隐藏的胸肌,他长风衣下修长的身形,他靴子显出小腿的曲线。
他,好,辣。
乌列别有深意地看了加百列一眼,接过车钥匙,说,“再有一会儿就好了,伊芙琳学生的家长来了解一下孩子的在校情况。”
那男人扭头看了一眼抱着孩子的加百列,亚历克斯这时应景地攀着爸爸的脖子给了他一个微笑。那男人的目光柔和了起来,也稍稍牵动了嘴角。
加百列猛地深吸一口气。

干得好!这才是爸爸的好儿子!回去给你买十个冰淇淋!

乌列又看了加百列一眼,说,“这是我弟弟,米迦勒。这是加百列先生。”
米迦勒伸出手,展开一个微笑,“你好。”
在握住米迦勒的手的一瞬间,加百列敢保证全世界用他名字命名的花朵一定都在开放[注①]。
“你好。”加百列说。
“亚历克斯,”加百列用手指头偷偷戳了一下亚历克斯的屁股,“快叫米迦勒叔叔。”
亚历克斯乖巧地说,“米迦勒叔叔好。”
米迦勒又轻轻地扯开一个笑容。
五年来第一次感受到养孩子的好处的奶爸加百列盘算着今晚给亚历克斯的餐后甜点可以多来一杯奶昔。
亚历克斯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突然扭头看着乌列,
“姑姑好。”他补充道。
乌列的眼角抽动了一下。

噢。加百列心想,这回玩儿脱了。

*
回去的路上加百列给亚历克斯买了草莓味的冰淇淋。
其实真的有胡萝卜味的,但是加百列觉得他有时候也应该试着做一个好爸爸。亚历克斯嫌弃草莓味,觉得好娘炮,加百列告诉他这是对他的惩罚。
“我告诉过你什么?怎么称呼比你大的女性?”加百列说。
“漂亮姐姐。”亚历克斯郁闷地舔着冰淇淋球上的草莓果酱,说。
“还有,”加百列一边给亚历克斯系安全带一边说,“又是谁给你教的娘炮这词?”
亚历克斯只顾舔手指不理他。
加百列看了他一会儿,发现他只是继续吃完了一颗球,只好说,“好吧。那你明天去给我把米迦勒叔叔的电话号码给我要来。”
亚历克斯开始啃脆皮蛋筒,“为什么?”他含糊地说。
“因为,”加百列伸手阻止亚历克斯试图把掉落的脆皮碎渣塞进车载空调排风口的动作,严肃地说,“你爸爸我好像恋爱了。”
亚历克斯一脸不屑,“爸你又逗。我五岁不是两岁。两个人的喜欢才叫恋爱,你现在叫暗恋好不好。”
加百列把蛋筒一把夺过丢出窗外。
“小屁孩废话恁多,明天要不到电话冰淇淋全部没有。”
加百列说完帅气地摇上车窗,一脚踩下油门。
亚历克斯在座位上哇哇大哭,趁加百列不注意把鼻涕抹在了他的西装裤上。

注①:MichaelmasDaisy,米迦勒雏菊

——————————————
先写到这里_(:_」∠)_能看完的小伙伴谢谢你们忍受我的脑洞和ooc!我自己写的可开心啦!
说好的大婶子没有出现因为我算了算辈分发现是大姑子乌列……加百列会一直这么ooc痴汉我保证 米大的形象会逐步丰满的!他也不是第一次见的这么高冷啦他是贤惠型(*/ω\*)
废话太多惹,希望甜饼食用愉快!

评论
热度(17)

© backtosille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