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内心充斥着羞耻与狂喜
新浪微博:@二元一仟粉

听说魔术师喜欢打僵尸


好啦我来更啦!果然我适合写这种嘛,写的我爽爽哒。

补充设定: Columbus一直是一个人,没有其他伙伴。大概在僵尸世界待了两年。

Daniel不耐烦地说,“我知道,要我说多少次,我没打算不负责。”
抢在Daniel打算继续开口吐出一番大约耗时五分钟的长篇大论前,Columbus说,“你们的意思是说——我出了车祸?”他疑惑地看着Henley和Daniel。
“是啊,”Henley惊讶地说,“你不知道?”
“啊,嗯……呃,”Columbus犹豫着说,“我当时太累了——然后我磕到方向盘上——接着我就在这儿醒了。”
“看吧!”Daniel就像在看表演时抓住了Henley的把柄一样叫起来,“他一定是疲劳驾驶了!我告诉过你——”
“闭嘴!”Henley恶狠狠地说。
Daniel耸耸肩,不高兴地闭上了嘴。
“我——我不应该在纽约的,”Columbus看看四周,努力思考着,“我记得我没开那么远——”
“你从哪儿来?”Henley友善地问。
Columbus说,“我打算往加利福尼亚去——”
加利福尼亚。Henley挑挑眉。
“哇哦,我猜你的车载导航仪三个月前就被吃掉了。”Daniel嘲讽道,“这里离加利福尼亚可不是一星半点的远。”
Columbus扭头看向Daniel,“你是怎么知道——”
他停顿了一下舔了舔嘴唇,“实际上没有被吃掉。它嚼了两口就吐出来了。我猜它可能以为那是我的头骨还是什么的。”
Daniel和Henley对视了一眼,确保他们的确没有听漏Columbus话里的任何东西。
它?Daniel皱了皱眉。
没头绪。Henley轻微地耸耸肩,从来没听过哪条州际公路上有大型猛兽出没。
天啊看看你让什么自说自话的麻烦躺在床上了!Daniel皱起鼻子。他应该——
我早跟你说过带他去做脑磁共振的。Henley用恶狠狠地眼神打断他。他要是傻了都是你的错。
Daniel的话被噎回去。
他眨眨眼睛。这算是他极少次的完全地,从里到外地,连自带弹幕都没有地,哑口无言。

“那么,”Columbus打断他们无声的交流,“你们这儿情况还好吗?人员伤亡惨重吗?”
Henley疑惑地看向他,“很好,我是说,如果你是问车祸情况的话,我们基本上没有——呃,人员伤亡。唯一的伤员似乎只有你。”
Henley又补充道,“真的,非常,非常抱歉。”
“我在你的卡车后厢发现一只死猫,”Daniel在一旁阴沉沉地补充,“如果这算人员伤亡的话。”
“不——”这回换Columbus没搞清自己错过了什么,“你们不——?纽约难道没有被传染吗?我一直以为它是全国性,呃,全球性的,但其实开始传播三个星期后传媒网络就崩溃了而我似乎花了大半个月时间也没走出我住的镇子所以我也没法儿确定外面——”
Columbus盯着Daniel和Henley像看着侏罗纪公园里的恐龙突然跑进变形金刚一样困惑的脸,飞快地说,“慢着,难道你们从一开始就不知道?天啊这可有点阴谋论。这是什么?某种政府性的人口清洗活动吗?还是宗教团体的献祭?可是,天啊为什么你们看起来完全不知道的样子?我们是被选中的吗?这是某种实验吗?他妈的这不会是像楚门的世界那样吧?我知道这样说有点表演型人格但是这是个巨大的真人秀节目吗?有隐藏着的摄像机吗?看在他妈的上帝份上!你们能开口说点什么吗!”
Columbus停下来,瞪大眼睛看着他们。
Daniel和Henley对视一眼。
然后Daniel清了清嗓子,极不情愿地说出一句让他觉得相当丢脸的话,“……那个,你刚说啥?”

Daniel本来以为每天顶着像烂俗魔幻小说里出现的称号到处招摇撞骗只为了进一个全世界都没听说过的邪教组织这样的生活已经够超现实了,但是——
“僵尸?”Henley失声大叫。
“你认真的?”Daniel说。

“是的,”Columbus晃了晃他吊在半空中的右腿,“虽然现在的情况看起来像如果我马上改口说我是开玩笑的,你们把我转送去精神病院的可能性会小很多,但是——我是认真的,”Columbus说,“我从一个有僵尸的世界来。”
“非常开心听到这里一切都好,”Columbus叹了口气,“我还以为我这辈子都只能在现实生活中打求生之路了呢。”

为了确认Columbus没有说谎,Daniel叫来了Merritt。经过催眠之后,Merritt摸了摸自己的光头,说,“这小子说的是实话。而且我也看不出他有妄想症一类的精神问题。”
“顺便说一句,”Merritt补充道,“他最怕鼻涕虫,仍旧是个处男——如果这有帮到你的话。”

我的,老天爷啊。Daniel的大脑里同时闪过了太多东西导致他不知道说什么好。甚至他能感觉到有一小部分的大脑正忙着编出一个有关鼻涕虫和处男的俏皮话来取笑Columbus。
僵尸僵尸僵尸僵尸妄想症车祸车祸傻子鼻涕虫鼻涕虫鼻涕虫处男处男处男处男处男处男处男处男处男处男处男处男处男……
等等!Daniel在自己的大脑陷入死循环前猛的踩下刹车。
“这简直——”Daniel喃喃自语道。
“太刺激了!”Jack兴高采烈地叫道。
“简直和拍电影一模一样!”Jack朝病床上的Columbus跳过去,震得他吊起来的腿都晃了两下。“你们有自己的基地吗?你们每天吃什么?就像行尸走肉里面那样吗?”
“呃不——我们还没有——”Columbus迟疑地说,“形成一个组织,大家都是分开行动。有些人会以家庭为团体活动,但大部分——大部分人就像我一样,自己一个人。”
“酷。”Jack双眼放光,“僵尸真的咬人脖子吗?它真的吃人吗?它吃骨头吗?它除了人还吃别的吗?”

“上帝啊我们现在要怎么办?”Henley低声说。
“我想,如果他是从另外一个,嗯,世界来的话,他应该没有任何身份证明。”Merritt说,“所以我觉得,把他一个人留在医院不是个好方法。”
Daniel盯着正在谈话的Jack和Columbus,低沉地说,“请不要告诉我你要说的是我脑子里想到的那件事。”
“是的,”Merritt轻快地回答,“我们得让他住到我们那儿去。”

评论(4)
热度(11)

© backtosille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