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满干劲的肉文爬墙运动员

FAULT专访:Counterfeit,做真实的自己

近期的爱情💓

JCB·Counterfeit:




来源:http://fault-magazine.com/2016/07/fault-magazine-keeping-it-real-with-counterfeit/


翻译: @backtosillend 




翻翻上一期杂志,你会记起Jamie Campbell Bower是我们的男士着装模特和封底人物。快进到现在,是时候重聚并且谈谈这个新兴朋克摇滚乐队——Counterfeit。这不是Jamie的初次音乐尝试,大多数读者都记The Darling Buds,但是Counterfeit和它完全不同。你可以把这段记忆丢进“旧有印象”的垃圾箱,尝试着成熟一点,因为这群男孩和曾经的泡泡糖形象已经大相径庭。这其中可能有一些家族裙带关系——乐队里的确有两对兄弟——再加上些硬核风味,因为这些家伙最拿手的就是让人兴奋。我们不会披露太多,但是这绝对是一个你需要亲临现场去感受他们音乐特征的乐队。回到我们的最新一期杂志,Counterfeit刚刚成型。成立一年,举办了将近三十场演出,再加上Kerrang! 杂志的提名,他们刚刚在音乐界站稳了脚跟。




你们在仅有少数单曲的情况下完成了欧洲和英国的巡演。你们还能记得第一场演出是什么样的吗?


Jamie:我们的第一次集体演出是在十月份,伊诗灵顿的O2 Academy上。我们做的很出色。演出很疯狂。那个舞台,对我而言,是一个“我知道这些歌是怎么被写出来,怎么被制作成唱片的,但是它们真的能够成功地被现场演奏吗?”的舞台。“这个乐队真的能成为在舞台上演奏的乐队吗?”我们演奏了第一首歌,突然地,我们意识到我们成功了。做一件同时很私人,又是一场征服野兽的冒险的事情,是非常令人激动的。我们都从这场表演中学到了很多。这是一场很棒的现场演出,但是同时,在三次巡演中情况已经大为不同。我们的表演变得比之前更愤怒,更快,更不稳定。


Tristan:如果你把这场演出和我们最近的演出对照的看,你会更清楚地看见我们的进步。


Jamie:我们的最近一场巡演从英国开始,然后进入欧洲。不在家乡范围内会给你自己带来一种宽恕。演出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可怕,我要说。只是因为我们在家乡范围内巡演时,英国总是被不同流派的伟大乐队冲刷着,让我们变得惶恐不安、我们离开这里,去往一个人们每周都去看乐队演出的地方表达自己。


你们先前提到的,英国有个自命不凡的音乐市场。这给你们带来了多大影响?


Jamie:我们必须要到达顶端,这是我们一直追求的。是的,我们都因为这压力而努力变得更加有存在感。我们创作时一直有意保持着这一点,我们努力保持着Counterfeit的核心。因为我们能写很多种风格的歌,但是最终,它必须要是Counterfeit——这支乐队的组成元素。压力不来源于别人而是我们自己,这是一件好事,这是志向的源头。如果我们说“完全没有压力啊我们很好”就太过自负自大了。我们希望来看我们演出的人会想“他妈的这太疯狂了”。有些观众在看我们表演之前从来没有看过其他的摇滚演出,也有一些人经常去看摇滚演出。对没有看过其他演出的人,我们希望他们去看看其他的乐队然后想“这比Counterfeit可差远了”。我希望我们的演出独一无二,我希望人们回家之后真的会和别人谈论这场演出。




所以,你们当中谁在写歌词?


Jamie:*举手*


你还好吗?


Jamie:*笑*我可以挺过去,只是需要一些抱抱安慰。


很多你们的歌都是来自于私人经历,这当中有些鲜活的诚实。


Jamie:这个乐队成立的原因即使我必须要对自己完全诚实,必须要尽可能地坦率。


平心而论,你对自己诚实到残酷。


Jamie:我一直在努力。这像是一场驱魔仪式,不是一场典礼而是一次驱魔。它必须从内心深处出发。因为我之前写过那些作品,那些“一切都很好,我过得很幸福”的作品。你知道的,玫瑰是红的,紫罗兰是蓝的。但是事实上,这并不是我成立乐队时的生活现状。我的生活现状是被逼迫着从一个全局角度去回顾我的人生。去重新评估自己。通过这个过程,我对我自己,对这个世界,对我感知这个世界的方式感到恐惧,饥渴,愤怒,和沮丧。我必须要这么做,是的,我想我有点疯狂。


这不会困扰你吗?从精神上和肉体上?久而久之,这会变得太超过了。


Jamie:我不会说它变得太超过了。我是说它当然很让我精疲力竭,当然对我们来说演奏这些歌曲在精神,情绪和肉体上都是非常费力的,但我总有这么做的渴望,需求和能量。我做出的这个决定让我走到今天,这很酷。演出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事。没有什么能比得上站在舞台上把这些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歌演唱出来。因为最终,你可以去看一个空泛无味的乐队演出,但它不可能比得过一个有力的乐队让你感同身受。听我们的歌当然不轻松,但是该死的有趣。




和我讲讲你们的现场演出。我看过的都非常的紧张,有张力。你大部分时间都在人群里做些威胁自己生命的事情。想过你的生命安全吗?


Jamie:我记得我第一次去摇滚音乐节的时候。我从来没见过那样子的演出。它启发了我。我之前也看过很多演出,我看过The Strokes的演出,演出和演出之间有很大不同。像The Strokes那样的演出和在所有人都疯了的摇滚音乐节上的演出之间的不同。我对生命安全的想法就是它很乏味而且没有必要。我知道我有点铤而走险,但是我想和每一个人分享我的经历。我最喜欢的演出是在巴塞罗那。大约有150到200个孩子来看我们的演出,对我们来说是个相对较小的演出。我几乎整场都是在人群当中进行的。我走下台,观众和乐队直接马上有了一种连接。这太酷了,我不想再站在台上,我不想像在动物园里一样。我希望我们共享这一刻。这对我来说意味着全部。我喜欢感到精疲力竭,我喜欢感到破碎疲倦,因为我在成功做到这一点之后都会这么感觉。如果你从事一个创造性产业,回到家的时候想着“我应该更加全力以赴”,这会摧毁你的灵魂。这不是一个好的经历。每个晚上都是新挑战,在肉体上逼迫自己是很好的,我喜欢这样。


有哪些演出是不同寻常地紧张,有张力的?


Jamie:有一些演出是的。在意大利的演出非常热情,因为我在观众里呆了很长时间。在超过800人的观众里,你很快就会被淹没。完全被人群覆盖。这些演出非常热情,观众也非常……贪婪。我们把Sam放进了一个充气船里,然后放到观众里,让他们举着。


Sam:这很奏效,我必须说。太奏效了。




这是你事先同意的吗?


Sam:其实是我提出的。我想他们趁我出去的时候开了个会,决定了“嗯,基本来说事情是这样的”。我真的很想这么干。然后Jamie在演出开始前找我,问我,“真的要这么做吗?”我说,“当然。”


Jamie:我当时脑子里全是我们妈妈的声音。如果他这么做了然后磕掉了一颗牙,很显然我才会是那个有麻烦的人。遭罪的总是哥哥。所以,非常有趣,那场演出非常有趣。但我之前说,巴塞罗那的那场演出真的很棒,对于我们的乐队来说是个转折点,我们意识到一场超棒的演出不需要成百上千的观众。


你们已经让我们看见你们作为乐队的一面。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开始发行一张专辑?


Jamie:今年年末的时候会开始发行一张新专辑。我们已经完成了创作那部分。我们会在巡演当中演唱一些。基本来说已经完全准备好了,剩下的只是时间问题。


Jamie,这个问题是给你的。上次我们谈话的时候,唯一让你感到兴奋的是给《火车头托马斯和他的小伙伴》配音。


Jamie:是啊所以?我当时和你谈话的时候还有很多工作,Counterfeit才刚刚成型。我之前提到我不知道在舞台上会是什么样的,我很恐惧,我被牵绊着,你明白吗?显然Skiff很棒,我之前很喜欢,但是现在提起来就有点愚蠢了。


自那以后——你现在看起来更满足了。事情发生了很大变化,并且都在正确的方向上。回顾你做过的事情,你们都对Counterfeit感到自豪吗?


Jamie:非常自豪,我们对彼此感到自豪。我们都想变得更好。唯一的问题是。“我们真的会感到满足吗?”总是有进步空间。我们不会停止逼迫自己,我们总是想变得更好,想要领悟更多事。


永不妥协。


Jamie:就是我认为的乐队的本质——关于不妥协。不对身处何地,自己是谁感到满足,我在成长的时候总是这么想的。我很满意我现在的样子,但是依然——这支乐队要成为这个世界上最棒的乐队,这是有关于我们所有人的。如果我们不想成为最好的乐队,那么成立乐队是没有意义的。我不是在说我们是——而是这是我们在每场演出中一直追求的目标。我们放松,满意而且冷静的时候,就是乐队解散,我们开始写民谣的时候。不是说民谣就很让人满意啦!





你们的缺陷是什么?


Roland:不能在黑袜子和白袜子之间抉择。


Jamie:我代表Jimmy说一下:Jimmy最大的缺陷就是他不在这儿,他总是迟到。


Sam:个人卫生。不是说我自己,而是整个乐队。


Jamie:别针对我,我昨天晚上洗澡了。我想,在音乐上我最大的缺陷是很难对组成歌曲的元素放手。一旦完成,我就不能放下它们,因为它们太私人了。


Tristan:我试图变成一个完美主义者。



评论
热度(9)
  1. JCB·CounterfeitJCB·Counterfeit 转载了此文字  到 Counterfeit
    JCB·Counterfeit:
  2. backtosillendJCB·Counterfeit 转载了此文字
    近期的爱情💓

© backtosillend | Powered by LOFTER